历史从此进入战国时期

时间:2017-11-10 阅读量:加载中 来源:



   (一)

  深秋,姑苏城外的树林,在阵阵秋风之中,落叶飞舞,尽显萧瑟之意,地上则积满了枯黄的落叶。这时,林中
传来了稚嫩的女童声音:

  「小枫哥哥,已经是深秋了,树上的果实早已经落完,我们积存的也快吃完了。」

  一个男孩的声音响起:「青青,你不要怕,只要我们不泄气,总会有办法的。」

  林中的空地上,一男一女两个衣衫单薄的小儿正守着一个小小的火堆说着话,男孩儿小枫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
勉强可以看出原来是件富家的公子杉,女孩儿青青的则是较粗厚一点的农家衣服。两个小儿虽然脸面污秽,但却隐
隐可以看出本来的眉清目秀。

  那女孩儿青青道:「我不怕,只要有小枫哥哥在身边,青青就什么也不怕。」

  小枫道:「这是张老伯留下的最后一个火折子,如果火再熄灭,我们就没有办法取暖了。而且,这里到处是落
叶,我们也不敢把火生得太大,否则一旦起火,我们两个就会葬身其内。」

  青青点点头,睁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火堆,火堆旁边,还放着3、4个小小的野果,即使以两人小小的胃口,
要想凭之度过明日,也是不行了。

  两人一时无语,愣愣的发呆,这时秋风突然加紧,小小的火苗频频闪动,两人变色,慌忙跳起护火,一阵忙乱,
总算将火稳住,坐下来喘着气,这时候的火堆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小枫看着或对旁边的几个野果,想了一会儿道:「睡过今晚,明天我们就去城里面,看有没有可能找到活做。」

  青青小脸发白:「小枫哥哥,你虽然比我大,但总还是小孩子,城里人是不会要你的。更主要的,我们进城,
万一要是再碰到那帮坏孩子,又会被欺负。」

  小枫安慰青青道:「我可以找比较轻的活儿,比如帮人扫扫地,虽然挣得不多,但是我们吃得一样不多,万一
碰到那帮无赖公子,我们就跑,再说,城里人不一定就都坏呀,说不定还能碰到好心的人呢。在怎样也好过在这里
冻死或者饿死。」

  看了看青青,信心十足地说道,「青青,我一定会保护你,照顾你,不会让你受欺负的。」

  青青点点头,柔柔的看着小枫,心中充满信任和喜悦。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两小躺了下来,阵阵冷风吹来,两个单薄的身体哆嗦着,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互相凭借对
方身体的暖气抵御着深秋的寒意。

  (二)

  在这种年代,虽然战时频频,但是一旦战争停止一段时间,老百姓们就会纷纷回到家园,毕竟日子还得过,而
统治阶级为了积蓄国力,在没有战事的时期,也会鼓励百姓在自己的领地进行生产和贸易。姑苏城作为原吴国都城,
虽已被越国兼并,但是经过这么些年的修养,又已是一片繁华景象。集市上吆喝买卖的各种店铺商贩,沿街卖艺的
艺人,穿梭闲逛的行人,为姑苏城带来了无限的活力。

  街道上,两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儿手拉手的走着,个子稍高的小男孩拉着另外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儿走到一个卖馒
头的小摊前。两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那热气腾腾、散发着诱人香气的雪白馒头,不停地咽着唾沫。

  卖馒头的中年女子慈祥的看着两个满脸泥泞的孩子,温和的问道:「两位小哥小妹,你们要买馒头吗?」

  那个小男孩,当然就是开头的小枫了,他又看了看雪白的馒头,咽了一口唾沫,摇摇头道:「不是的,请问婶
婶,您需要人做工吗?」话刚说完,不争气的肚子突然咕咕响了起来,男孩子顿时张红了脸。

  中年女子怜惜地看了两人一眼,用布包了两个馒头递到两人跟前道:「我们这些靠卖两个馒头为生的穷苦百姓,
哪能雇的起工?而且小哥小妹还那么小,又怎忍心使唤?来,这两个馒头先拿去充饥吧。」

  小枫却并未接过馒头,挺胸说道:「谢谢婶婶,可是,我们不能白拿您的馒头。」

  说着就要拉青青离开,这时候青青的肚子也轻叫了两下,青青害羞地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小枫站住了脚步,伸手拿过馒头说道:「婶婶,多谢您的恩情,等我们有了钱,一定还给您!」他可以挨饿,
但他不能让青青也挨饿。

  中年女子望着两个孩子远去的小小身影,摇了摇头:「真是可怜的两个孩子。

  他们的父母一定是在战事中送了命吧?害得他们这么小小年龄,就要流落街头。「

  小枫和青青手中拿着馒头高兴的走着,刚刚转过一个街口,突然看见前面几个衣着光鲜的小公子哥儿正在太阳
下无所事事的闲聊,小枫轻叫道:「不好!又是他们几个!」拉起青青就跑,却还是晚了一步,已被那几人发现,
呼啦啦地追了过来。

  小枫和青青没命地跑着,看看前面一户人家开着门,门口一个小丫鬟正在扫着地,忙朝门口跑去,希望能够跑
进人家宅院避难,如果进不去,把大人引出来也好。

  眼看就要跑到,突然青青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小枫忙停下脚步,去扶青青,就这么一耽搁,那群公子哥已经
追了上来将两人围住一阵拳打脚踢。小枫连忙伏在青青身上,让拳头都落在自己背上,眼神中却露出愤怒的神色。
为首的一个小孩儿一边打一边骂:「又是你们!大爷早就警告过你们,再进城,就把这你们这种脏东西活活打死!」
看见两人还没吃过一口就掉在地上的雪白馒头,狞笑道:「就你们这种贱种也配吃馒头?」接着一脚踩碎,发出得
意的笑声。

  青青呜呜的哭着,求饶道:「别打了,别打了,我们再也不来了,小枫哥哥,你求求他们吧,否则他们会打死
你的。」

  小枫却倔强的不发一言,正在众无赖公子打地兴奋的时候,突然眼前横过一把扫帚,打得这几个公子哥眼冒金
星。定睛一看,原来是远处那个扫地的丫鬟正站在眼前,手卡腰,对他们怒目而视。

  为首小孩儿骂道:「谁来多管闲事?你知道大爷们几个是干什么的吗?」

  丫鬟面目清秀可爱,此时却是目含煞气,清脆的声音叱道:「你们几个乳臭未干的顽童除了整日饭来张口还能
干什么?不过是仗着家里长辈的一点权势,就到处横行街市,姑奶奶今天就教训教训你们!」

  几个小子一时被小丫鬟的气势吓住,面面相觑,突然大叫道:「她这么小丫头片子,就想教训我们呀!兄弟们
打她!」一拥而上。

  这时候小枫已经拉着青青起来,见小丫鬟为了保护自己,却遭恶童攻击,正要上前,却见小丫鬟手中扫帚扬起,
在人群中穿梭飞舞,无论几个公子哥如何躲避,却棍棍命中,一时间看得呆了。那几个从小娇生惯养的顽童,只有
他们打别人,何尝遭过别人打?不一会儿,就被打得抱头鼠窜。

  小丫鬟拍拍手,冲两人笑笑:「没事了!你们快走吧!」

  小枫朝青青看看,两人默契地互相点点头,突然跪下道:「我们已经是无家可归了,希望姐姐能收留我们!」

  小丫鬟为难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打扫丫头,这种事情做不得主的。」看看两人失望的神色,心软道:「这
样吧,我把你们带进去问问,接下来能不能留下,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两人大喜,连连磕头道:「谢谢姐姐,谢谢姐姐!」

  小丫鬟抿嘴笑道:「我叫小兰,一口一个姐姐的叫,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两人又叫道:「谢谢小兰姐姐!」

  (三)

  小兰将两人带进院内,两人跨进高高的门槛,随着小兰往里走,一时间眼都看花了,眼前飞梁画栋、亭台楼阁,
犹如人间仙境,小枫记不清跨过了多少扇门,想不起经过了多少个花园,同样是树林,自己呆过的那片树林是那么
的阴森寒冷,这里的这从小树林,却是使人闲适写意;同样是石,自己身边那些石头堆个个造型丑陋乖张,这里的
奇峰异石却说不出的造型别致美观。小枫从小出身还算富裕,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规模的富贵宅院,出身清贫的青
青则更加瞠目结舌。尤其是两人刚刚离开寒冷寂寥的郊外树林,逃脱了恶童们的围追殴打,这处宅院在两人眼中,
无疑成了人间仙境。两人都在想,要是能留在这里,哪怕当个小小的杂役也好。

  这时迎面走来三个衣着鲜艳的美丽女子,看在小枫眼中,自然就成了人间仙子。

  中间那名女子特别的出众,举手投足间带着一种醉人的神韵,小枫呆呆得看着,心想,这位姐姐真美,几乎就
像是天上的月亮一样。她是嫦娥下凡吗?

  那女子见到小兰领着两人,问道:「小兰,这两个小孩儿是谁?」

  小兰恭谨的答道:「紫月姐姐,这是门口碰见的两个孤儿,那时候他俩正在被几个富家公子欺辱,小兰救了他
们,见他们可怜,想让他们留在府中找点活儿做,正准备去找刘管家,就被姐姐碰到了。」

  小枫和青青忙跪下磕头,紫月看着两人,又听小兰详细叙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点点头道:「好吧,就让他们
留下吧,这件事情我就做主了,不用再找管家了。小兰,你领他们下去,看看有什么活儿做的,他们还小,别找太
重的,给他们讲讲府里的规矩。全弄好后,领给我看。」

  小枫和青青喜得不知说什么好,只好一个劲儿的磕头了。直到小兰嘻嘻的笑着:「好啦,人都走啦!」两人才
起身,眼含热泪,再也不用回到那寒瑟的树林了。

  小兰将两人领到一处小小的宅院,对他们说道:「这处宅院是给来府的客人休息过夜用的,平时很少用,房间
里的东西都比较贵重,不敢让你们乱动,你们就打扫扫院子就行了,能做好吗?」

  两人连连点头,小枫看看小小的院子,心想:「就这么小的一个院子,一会儿就扫完了,要是连这个都做不好,
还能干成什么?扫得一般干净还不行,我得扫得像镜子一样方不辜负小兰姐姐的恩情。」

  小兰点点头,带着两人熟悉府院,何处打水,何处用饭,并将府里的一些会和两人打交道的厨师、丫环等人介
绍给两人知道。两人暗记心头。最后小兰将两人领到一间简陋的小屋休息,对他们说道:「好了,总算带你们看完
了,现在要给你们说说我们府里的规矩,你们可要给我好好的记住,要是犯了错误,姐姐可保不了你们。」

  小兰歇了口气说道:「我们这座府院叫做云府,分为外院和内院,你们只能在外府活动,绝对不能进入内院,
其实你们最好就在这座宅院活动,没事不要走远,你们还小,府院深广,房间错落繁多,你们万一走迷,或者遇到
不认识的人,都会引起麻烦,院子要一日打扫3遍,下午小蝉和小莺会来打扫房间,这两个女孩子和姐姐关系要好,
也是心肠很好的女孩子,这里是她们打扫的最后一处地方,姐姐呆会儿要是碰到她俩,就跟她们说说,让她们打扫
完就和你们说说话,姐姐也会常来这里看看。」

  两人听得小兰如此爱护他们,不由热泪盈眶,不住感谢。

  小兰想了想又道:「府里规矩很多,不过你们还小,很多都用不到你们身上,你们最主要的就是记住不要到处
乱跑,每天就呆在这个院子,也不会犯什么大错。

  就先说这些,其他的再慢慢说给你们吧「

  小枫问道:「小兰姐姐,刚才那个紫月姐姐是谁呀?」

  小兰道:「紫月姐姐是服侍小姐的,小姐和她情同姐妹,所以可以做主收留你们。不过明天我还要领你们去见
管家,好安排你俩的饭食和其他一些事宜。」

  青青睁着大大的眼睛问道:「小兰姐姐,我有个奇怪的地方想问问您,我们这处府院那么大,可是为什么人却
很少,到处都是空房子?」

  小兰愣了愣,叹气道:「老爷在的时候,这里曾经很热闹,宾客络绎不绝,单是像这样的待客宅院就有10多
座,还不够住,但是前些年老爷突然因病过世,夫人伤心过度,不久也随老爷去了。老爷就只有个女儿,也就是小
姐,小姐毕竟是女儿家,不可能再像老爷那样四处结交宾朋,所以府里也就不用那么多人了。

  剩下些也就是打扫打扫之类。同时府内除了做饭师傅和管家等少数男人外,多数是女儿家,而且那些男人是绝
对不允许进内院的,也正因为这样,我们云府的女儿家也像男人一般习武,以便保护家园。」

  小兰见两人不再有问题,对小枫道:「小枫,这里以后就是你睡觉的地方了。」

  两人一愣,青青小声问道:「小兰姐姐,那我呢?」

  小兰很奇怪的说:「你当然是到姐姐那里,我们丫鬟们另外有地方的。」

  青青看了看小枫,说道:「小兰姐姐,我可不可以也睡在这里?」

  小兰也很奇怪:「这当然不行,青青,你是女孩子,小枫是男孩子,你们怎么能睡在一间房?而且这里只有一
张床的。」

  青青和小枫对看一眼,颇有不舍之意,小兰虽是丫鬟,但从小送入云府,受到良好的教化,自小就懂男女授受
不亲的道理,却不知小枫和青青两人一来年幼,二来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加上两人互相依赖,艰难中求生存,自然
会搂在一起睡觉,却是心地纯洁,没有一丝男女之意,尤其是青青,早习惯了靠在小枫温暖的怀抱中入睡,突然让
她离去,实在是没了依靠,感到彷徨无助,无所适从。

  小兰看了两人一会儿,抿嘴笑道:「好吧好吧,弄得我像个拆散鸳鸯恶人似的,由你们吧,反正你们还小,等
大些再说吧。」

  笑道:「现在你们得洗洗澡,这么脏兮兮的可不行哦!」说完看了看两人道:「这样你们这对小鸳鸯总算得分
开一会儿了吧?」

  岂知青青怯生生地说道:「可是,可是一个人怎么能洗干净?」

  小兰羞红了脸了,叫道:「你们不会是洗澡也是在一起吧?」

  青青也感到很奇怪地说道:「洗澡当然要两个人互相了,一个人有好多地方够不到,又怎么能够洗干净?」

  小兰试探的问道:「小枫只是帮你搓背吧?那里他该没有帮你洗吧?」

  「那里?那里是哪里?」青青不懂,柔柔地说道:「小枫哥哥最疼青青了,洗澡的时候,青青一根手指头都不
用动,只要闭上眼睛睡上一觉,等醒来后,小枫哥哥就把青青全身洗干净了。」

  青青一边说着,脑海中已经翻出了美好的回忆,寒冷的秋季还未到来之前,在那山泉旁光滑的青石上,自己静
静的躺着,小枫哥哥温柔而有力的手指,在自己的身上揉搓,洗濯,好舒服,好惬意的感觉,自己几乎要进入无尽
的梦乡。半天,睁开眼浅浅地笑道:「小枫哥哥也是青青这样帮他洗的。」

  小兰只觉得浑身燥热,摇头道:「不行不行,你们不能这么着了,青青,这次我帮你洗,看看小枫,笑道:」
幸亏你也不算大,这次姐姐就也帮你洗,你可是男孩子,要早点学会自己洗澡哦!「

  两人哭丧着脸,只好无奈的答应。

  「好!」小兰见两人答应,对青青道:「那你现在外面等着。」

  (四)

  小枫舒适的泡在热气腾腾的浴盆里,一阵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还记得很小的时候,自己也这么洗过澡,那时
候,自己有爱护自己的父母,母亲每天都会把他放进像这样热气腾腾的浴桶盆里面,温柔的帮自己洗澡,可是不久,
一场飞来的横祸就突然抢走了他的幸福,自己在忠仆张老伯的拼死救护下逃出生天,而其他亲人们则无一幸免。张
老伯照顾了自己几年后,也因伤离开了人世。

  想着想着,小枫的眼睛就渐渐湿润了,直到耳边传来一声清脆动听的声音:「好啦!泡得差不多了,来,我帮
你。」这才清醒过来。

  小兰拿出一条毛巾,蹲在浴盆旁边,芳心突然一阵跳动,其实小兰也不比两人大很多,虽然懂得了男女有别的
道理,年龄上也只是刚刚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并没有亲眼见过男孩子裸体,而小枫虽然不懂世事,但常年居于山
野,长得也比同年龄的寻常儿童粗壮,已是很有点小男子汉的样子。

  小兰刚才牛皮吹到前头,此时只好硬着头皮去帮小枫洗,手竟有点发颤,好在小枫并没有注意,只是闭上了眼
睛享受。

  「他这时候一定是在想这是青青把他洗吧?」小兰看着小枫做梦一样的眼神,有点妒嫉的想着。

  其实这次小兰倒是猜错了小枫,小枫此时想起的,却是小时候,妈妈那帮他洗澡的温馨场景。青青可是从来没
?a href=https://kkk843.com target=_blank性谠∨枥锔垂琛?br />
  小兰眼光下放,突然看见了小枫胯下那刚刚开始发育的「小鸟」,在水中轻轻摆动,禁不住羞红了脸,眼睛虽
是盯着,却始终不敢去碰,好几次都是绕过,洗到最后,用毛巾在上面一拖,就想完工,猛然被小枫抓住了手,小
兰正在奇怪,小枫央求道:「小兰姐姐,你给我那里洗的太快了,青青以前都是会洗很长时间,因为洗到那里会很
舒服,你再多洗洗好吗?」

  小兰顿时脸色大红,心想:「两人在一起果然不做好事情,真是个小坏蛋,还要我洗呀!这里你又不是够不到,
想多洗几次不能自己动手?」抬眼看见的却是小枫天真的眼神,突然发现洗干净后的小枫长相竟是异常俊美可爱,
眼中更露出一种大户人家才有的气质,不由心动,「好可爱的孩子!」小兰想着,竟也忘了辩驳小枫,扔掉毛巾,
用手直接揉搓小枫胯下的东西,隐隐有点欣喜。小枫舒服地又闭上了眼睛。

  总算洗完了,小兰只觉得浑身汗水浸透,也不知道是被热气蒸的还是累的又或是心理上的原因,小枫笑着谢道
:「小兰姐姐,谢谢你,下次我也帮你洗。」

  小兰吓了一跳,干咳道:「啊!不用了,姐姐都这么大了,早就学会自己洗澡了。」说完竟有点后悔,又补充
道:「等姐姐需要了,再跟小枫说好了。」说完已是羞不可抑。

  小枫虽然有点不懂什么叫做「需要了」,但还是愉快地站起身来。小兰惊叫一声,竟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刚
才小枫脏兮兮的进浴盆前,小兰还不大觉得,而此时心境却不同了,好在立刻睁开了眼,用毛巾把小枫包住。

  小枫奇怪的问:「小兰姐姐,你刚才为什么要闭上眼睛?」

  小兰支吾道:「刚才你突然站起来,姐姐怕水溅到眼睛里面,所以闭住了眼睛。」

  小枫一想确实如此,穿好衣服,冲外面喊道:青青,到你了!「

  青青答应着走进来,竟已经脱好了衣服,小兰又是吓了一跳,「青青,你怎么没有穿衣服就进来了?」

  青青道:「要洗澡了我当然是脱掉衣服啊,难道穿这衣服洗吗?」

  小兰理屈,只好推着小枫道:「你快点出去!」

  小枫也有点习惯小兰的一惊一诈,一边往外走,一边对青青小声道:「小兰姐姐好像有点不正常,你小心哦!」

  青青不大理解,看看小兰,还是点点头。却不妨小兰气呼呼的声音传来:「你在说我什么坏话哪?还不都是给
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给气的!」

  小枫吓得吐吐舌头,忙跑出去了。

  (五)

  紫月吃惊得看着沐浴后焕然一新的两小,俊俏的小枫举手投足间还带着大户人家的公子气质,而清秀可爱的青
青则有着脱自自然的清新淳朴,两小都是一见之下就让人心生好感,紫月暗暗庆幸留下了他们。

  紫月看着两小,亲切地问道:「你们多大了?」

  小枫答道:「禀告紫姑娘,我12岁,青青快10岁了。」

  紫月笑着对两小道:在云府,大家就像是自家人一样,不用这么拘谨,你就叫我紫月姐姐就行了。「

  见小枫点头答应,紫月问道:「小枫,我见你行动举止,不像是完全出自山野的孩子,倒是带着些大户人家的
气息,不知道姐姐有没有看错?」

  小枫眼含泪光,泣声道:「枫儿小的时候确实是出生在富贵之家,后来在战乱中,被一伙战场上逃下来的败兵
闯进家中,枫儿在老仆人张老伯的保护下才得以逃命,爹娘则都……」

  紫月脸含歉意道:「对不起,小枫,姐姐牵起了你的伤心事。」

  小枫擦泪道:「今年春末,张老伯过世了,枫儿只好一人过活,后来又碰到了同样在战乱中成为孤儿的青青妹
妹,我们两个人互相照料,直到前些天,天气越来越冷,我们有没有御寒的衣服,只好到城里面,结果,又被人欺
负,幸亏小兰姐姐救了我们。」

  紫月想了想说道:「青青看起来是出生农家了?」

  青青点点头说道:「我家原来是渔民,那次官家前来征税,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爸爸在混乱中被打死,
妈妈也受了伤,不久就过世了,原来的渔民们四散而逃,我也只好一人离开了渔村,幸亏遇上了小枫哥哥,否则青
青也就活不下去了。」青青说着,和小枫拉在一起的手又紧了紧。

  紫月嗟叹着:「真是可怜,你们还那么小。」眼中露出慈爱:「你们以后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在这里,一
定不会受到别人的欺负了。」

  小枫和青青感动地又连连拜谢。

  紫月想了想问道:「青青出身渔家,应该没有读过书,小枫你小的时候有没有读过?」

  小枫回答道:「那时候还小,只认过几个字。」

  紫月道:「云府的女孩子们都在学,青青小枫你们两个做完了事,就也去学学,多学点东西,总是好的,还有
武技,如今这种乱世,学了可以防身。」

  小枫和青青对视一眼,喜欢的跳起来,他们一向知道读书练武都是富家子弟的「特权」,没想到自己也有机会。
昨天今日,真是恍若隔世。

  紫月看了看小枫,说道:「小枫,你大概不知道,收留你可是破了例的,老爷和夫人过世后,就留下了小姐一
位,老爷和夫人也没有什么亲戚,他们过世后,府里的人,除了刘老管家和厨房的王老师傅两位一直跟随老爷的老
人家外,小姐就只留下了我们这些在外已经没有亲人的的丫环,你是男孩子,让你住进来实在不大方便,但是姐姐
可以看出,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所以,以后你要好好对待在你身边的这些女孩子,绝对不能欺负她们,惹她
们伤心,知道吗?」

  小枫喊冤道:「这些姐姐们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欺负她们?」

  紫月看着小枫,欲言又止,最后道:「算了,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还不懂,以后多看看书,你会渐渐长大的。」

  小枫连忙答应,紫月笑道:「好了,以后你们就安心住下来,小兰你带他们回去吧。」

  从此,小枫和青青就在云府住了下来,白天和青青一起打扫完院子,就去和云府的女孩子们一起去读书练武,
小枫和那些女孩子们相处得很融洽,女孩子们也都很喜欢小枫这个俊俊又温和的小男孩。让紫月她们这些稍大的,
负有教导责任的女孩子惊奇的是,小枫和青青都是天资聪颖,虽然他们起步晚,但是学什么都是一点就透,很快就
赶到了那些女孩子的前面。

  小蝉和小莺几乎天天来陪两人说话聊天,小兰也不时过来,几人的感情越来越好,小枫和青青将她们当作姐姐
看待,渐渐有了家的感觉。他们也对云府渐渐的了解,只是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对他们有着似海恩情的小姐。

  一转眼,一年过去了……(六)这一日,小枫和青青读完书,正要回去,紫月说道,「小蝉和小莺,你们先陪
青青回去,小枫你留下来,我跟你说点事情。」

  小枫和青青两人互看一眼,还没说话,紫月笑道:「这么亲密呀,稍微离开一会儿也不舍得?」

  两人不好意思地笑笑,青青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一眼,惹得紫月直笑。

  见其他人都走了,紫月对小枫道:「好啦,跟我来吧。」

  小枫只好跟着紫月走,两人穿桥越亭,来到了内院的门外,紫月正要进入,小枫喊道:「紫月姐姐,这里是内
院呀,不是不允许外人,尤其是男人进入的吗?」

  紫月笑道:「你那么小,也算是男人呀?」看到小枫气鼓鼓的神色,只好道,「那是一般情况,现在小姐要见
你,让你进去,你还怕什么?」

  小枫奇道:「小姐怎么会要见我?」

  紫月笑而不答,继续前行,小枫只好硬着头皮,跨进了这座在他心目中一直很神秘的内院。

  比起外院的大开大阖的富丽堂皇,内院更显小巧别致,而且幽静无声,小枫几乎是掂着脚在走路,连咳嗽都不
敢。

  紫月将小枫领进一间精致的小屋,道:「小姐一会儿就会来,你等着,我走了。」未等小枫出言询问,就带上
门离开了。

  小屋窗明几净,虽不奢华,却每一处摆设都很贴心写意,墙侧燃着一个小小的香炉,一缕优雅的檀香袅袅上升、
盘旋。

  小枫四处看着,慢慢走到墙上的一幅人物画前,只一眼,就将小小年纪的小枫的心吸引住了,画中人是一个美
到极点的女子,小枫见到了美丽的紫月,觉得她像深邃的夜空中的一轮秋月一样美丽。然而对于画中的这美女,小
枫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画中的绝色女子俏立于烟雾蒙蒙的青柳湖畔,微抬螓首望向远岸,饱含秋水的眼中有
股幽怨,显出一种凄婉动人的神态,观之令人黯然神伤。

  如此动人的神韵,大概只属于天上的嫦娥吧?

  小枫正看得出神,突然后堂有人走出,小枫回头一看,惊讶道:「画中的仙子出来了!」

  内堂出来的少女的神貌,正是画中人的样子,但是即使画者丹青通神,其生动和气质还是远不能与真人相比,
正在小枫发愣间,只听少女淡淡一笑:「哪里有什么仙子?画上的那名女子正是家慈。有些相像何足为奇?」

  小枫其实也已经看出,虽然外貌有着惊人的相似,但在神韵上却颇有差别,画中女子柔弱凄美,眼含幽怨,对
面该女却有着活泼与自信,眼中透出坚强智慧的神光。

  小枫忙拜下道:「原来是小姐,小奴刚才看画入神,犯了礼数,请小姐惩罚。」

  那小姐来到小枫身旁,将其扶起:「别这么叫,如果我视你为奴,就不会收留你了,云府不再收男子为奴的。
我?a href=https://kkk843.com target=_blank性菩悖憔徒形以平憬愫昧恕!?br />
  小姐竟然会将芳名告诉他这个地位卑贱的府中小厮知道,小枫只感到身前的美丽入画的小姐是那么可亲善慈,
鼻中一股淡淡的女子清香,亲近之意油然而生。

  云秀此时也在仔细端详着小枫,眼前的少年唇红齿白,双眸灵动,虽居于山野,却举止有礼,言语自然,联想
起紫月之前常对她提起小枫的聪慧,不由好感大增,温言问道:「在这里住的习惯吗?」

  小枫感激道:「枫儿和青青原来都是居住于荒郊野外,要不是小姐收留于此,可能都过不了这个冬天了,怎能
感觉不好呢?而且紫月、小兰几位姐姐也都对枫儿很好,枫儿实在感激小姐。」说完又拜。

  云秀忙又扶住,假意嗔道:「你这么说两句话就拜,我们也不用说话了。」

  小枫这才脸红着坐下,与云秀畅谈起来,渐渐丢去了矜持,少年本显露,几年的郊野生活虽然艰苦,但也充
满着不少乐趣,云秀虽然并未深锁闺门,常年经商也算见识多广,小枫的经历对她来说却完全是一种陌生的世界,
听得入神,眼界大开。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很暗了,紫月掌灯,两人才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云秀站起,对小枫说道:「今天很晚了,
姐姐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你的青青妹妹恐怕也在痴痴得等着你呢,枫儿先回去吧,以后要常来找姐姐聊聊天。」

  「可是,内府不是不允许我们进入吗?」小枫问道。

  紫月吃惊于两人互相的称呼,此时听小枫在问,不由抿嘴笑道:「规矩是小姐定的,小姐让你来,你当然就可
以来。」

  云秀含笑颔首道:「枫儿,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不用通报了。紫月姐姐会告诉别的姐妹的。」

  小枫这才告别云秀和紫月,回到自己小屋。

  ***    ***    ***    ***

  这日傍晚,云秀正在处理帐务,隐约听到屋外响起了欢笑声,抬头问道:「紫月,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紫月笑道:「小姐,外面下雪了,小枫和姐妹们正在玩雪呢。」

  「哦?」云秀站起来,「走,出去看看。」对于江南来说,已经多年没下过雪了,难怪云秀也这么兴奋。

  屋外已经是大雪纷飞,房前的院子,灯火通明,小枫正和几个丫环一起在堆着雪人,少年男女们开心地又叫又
跳,云秀站在屋檐下,看着户外茫茫雪景,感叹道:「真美,好多年没有看过这种大雪了。」

  这时小枫找来一块木板,用长绳绑住,让青青坐在上面,竟拉着她划起了雪橇,青青也兴奋的小脸通红,速度
较快时,又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叫。一旁的众多丫鬟拍手叫好,纷纷也要坐。

  小枫却坐在木板上,笑嘻嘻的说道:「要坐嘛可以,不过谁坐谁先拉我跑一段,众女不依,纷纷说道:」你是
男孩子耶,怎么可以让女孩子拉你?「

  小枫乐道:「你们是大孩子耶,怎么可以让小孩子拉你?」

  众女无言以对,其实此处人人练武,拉动小枫真是不费气力,喧闹也只为图个好玩,当下已经有人先站出来:
「好吧,我先来拉你。」

  云秀眼热地看着他们开心地玩耍,对紫月道:「紫月,你也去!」

  紫月答道:「小姐,我们一起去加入枫儿他们吧?」

  云秀担心道:「我去不大好吧?」

  紫月道:「有什么不好的,走吧!」

  就在云秀犹豫间,小枫来到了跟前:「云姐姐,月姐姐,你们也来玩吧。」

  云秀坐在木板上,在雪上穿梭,府中雪景在眼前飞速驰过,美不胜收,许久才发现,小枫竟然已经拉着她在庞
大的府院中跑了有大半圈了,连忙叫停,小枫停止下来,静静的看着云秀,云秀心疼地问道:「怎么拉了那么远?
累吗?」

  小枫摇摇头:「云姐姐,您为府中日夜操劳,枫儿什么也帮不上,今天能让姐姐疲劳的精神疏解,小枫比什么
都高兴。」

  此处周围没人,风声呼呼,小枫衣襟飘荡,颇有点气概。云秀端详着小枫坚毅的面庞,不由感动,说道:「你
过来。」小枫不解的靠近,云秀将小枫拥入怀中,轻声道:「谢谢你,枫儿。」

  小枫感受着云秀柔软温暖的怀抱,不由痴了……

  (七)

  这日,小枫正在午睡,突闻远处大门被擂得一阵阵巨响,须臾,府内一片?a href=https://kkk843.com target=_blank性樱腥说暮瘸馍⒏醒诀叩木?br />叫哭泣声传来,小枫忙拉着青青向外跑去。

  云府的大门已然大开,门外街上竟然站满了荷甲携兵的军士,大门被强力撞开,已经扭曲变形,几个早赶到的
丫环愤怒的斥道:「你们是官家的兵吗?竟然这么擅自毁坏民居?」

  当先走出一名骑马将军,阴沉沉的说道:「你们小姐呢?让你们小姐出来讲话!」

  「我们小姐怎么回随便见你们这种臭男人?」紫月一边说着话,一边从里走出。

  紫月的美貌引得众兵将一片垂涎,眼都看直了,纷纷在想:丫环都这么漂亮,小姐岂不是仙女一般?「

  那将军见到美女,威势也弱了三分,但仍然恶霸霸道:「大胆,我们这是奉了大王命令,前来迎娶你们家小姐
入宫。」

  此语一出,众人皆惊,尤其小枫,心里突然一阵撕裂般的难受,云府势力再大,却无法和国君作对。

  紫月嗤笑道:「迎娶?迎娶之人有这么无礼,不但携带众多兵众,而且竟然把人家的大门砸坏?」

  那将军无言以答,恼羞成怒道:「你们难道大王的命令也干抗拒?」

  紫月也知这样终是挡不组,只好道:「小姐千金之躯,出门不便,还是你进来吧,府内清静,你少带几个人。
没人敢害你。」

  将军得意地一笑,不理会府中众人对他的怒目以对,带了几个兵将,跨进府门。

  大厅中,虽然早有耳闻,又有了紫月的美貌在先,但是云秀的惊世容貌令这位将军和几位兵士犹如丢掉了三魂
六魄,汗如雨下,纷纷在想:「世间竟有如此美女?能看到此女,此世已不枉矣。」

  云秀眉目端正,安坐于座,吐气如兰,声如幽谷清乐,沉着问道:「将军此次而来有何事宜?」

  将军勉强安插好魂魄,已是气势全无,摆出正人君子样道:「末将奉大王命令,来迎娶小姐入宫。」

  云秀蹙眉道:「大王大概是搞错了吧?堂堂一国之君,岂会迎娶一名有夫之妇?」

  「有夫之妇?」此语一出,举座皆惊,不但那几个兵将,就是府内中人也是莫名其妙,虽然眼见一向机智百出
小姐依然沉着冷静,坚信她必有退敌之法,但没想到竟是如此个理由,小姐明明还未婚,此谎言岂不是一揭就破?


  那名将军显然也不肯相信,疑道:「小姐明明还未开脸,又怎能说是有夫之妇?」

  云秀肯定的点点头:「当然是的,本来云府就打算明天举行大礼,不巧将军就来了。由于不意张扬,将军不知
也有情可谅。」

  将军接问道:「那么敢问小姐,夫家是谁?」

  云秀毫不迟疑,用手一指小枫,道:「就是他,他就是我无比钟爱的郎君。」

  虽然明知云姐姐是为了退敌而编出的谎言,但是云秀此语听到耳中,小枫还是喜的几乎昏厥,眼前一阵炫。

  将军看着小枫那大半人高的小孩子样,如何肯信?一拍桌子,站起来咆哮道:「大胆!竟敢戏弄本将!欺瞒君
王!云秀你可知罪?」

  云秀毫不慌张,冷静地说道:「此君是我未婚夫郎,府内尽知,又何来欺瞒将军?」

  紫月早已见风行船,出口答道:「不错,小姐家和姑爷家父辈原为至交,小姐未及出生两家就已约定亲事,只
是小姐出生后,姑爷家主母却迟迟没有喜孕,只到几年后姑爷方出生,虽然年龄些许差距,但还算般配,两家遂未
改约定,后因战事,失去姑爷家音讯,前段时间因巧将姑爷寻至,便打算按约行礼。」

  紫月这一番话说的是头头是道,这急智实在不易,也不由将军不信,看了小枫一眼,邪邪一笑,说道:「既然
小姐已是此君之人,小将只有告退。」

  就在众人松了口气的时候,将军又道:「不过,如果过了明晚,小姐还是处子之身,说明你家姑爷无力做夫,
小姐仍可以嫁与大王。另外,为了保障小姐婚事顺利,末将亲率众兵将为小姐守于门外,既然小姐打算不事张扬,
那么一切宾朋就免了,小姐不用请任何人来。」说完大笑着出门。

  众人脸色一阵白,谁都知道,小枫此时恐怕离发育都还要几年,又哪来与小姐行房的能力?「

  小枫更是恼恨自己为什么不大上三、四岁,那样既可以解脱云姐姐危难,自己也得到幸福。「

  云秀表情木然,呆呆得看着小枫恼恨的样子,轻声叹道:「唉!这不怪你,也许这都是天意,母亲如此,我又
是如此,这能怪谁呢?」

  (八)

  夜已深,小枫还是未能入睡,脸上挂着泪痕,呆呆得看着窗外的夜空。劝累了的青青已经进入梦乡,发出轻微
的鼾声。「

  小枫回忆着和小姐在一起的一幕幕,那么开心温馨的日子,眼看就要离去,真是令人伤心不已。「

  远处天空出现一点红光,渐渐发亮,细看之下竟然是朝这边飞来,小枫好奇得看着,天空真是广漠无限,太神
秘了。

  红光越来越大,须臾已经像是一团巨大的火球,风驰电掣的飞进屋内,小枫惊骇欲叫,火球骤然压下,已经融
入了小枫的身体。小枫瞪大了双眼,不明白发生了何事,眼前场景已是一变,周围的一切物事全然消失,小枫四面
虚无,手脚悬空于茫茫夜空,四周是无尽星辰。

  正在惊疑不定间,耳边传来一个浑厚的中年声音,慈祥的问道:「你愿意帮助我吗?」

  「你是谁?」小枫奇怪的问道。

  「我是离这里很远的世界上一个人前世的记忆。」那中年声音道。

  「难道你是鬼魂?」小枫有点害怕。

  中年声音道:「不,不能这么说,我和你们世界的鬼魂是不一样的概念。」

  一听不是鬼,小枫心定了一点,问道:「那你要我帮你什么?」

  「你愿不愿意和我融为一体?」声音请求道。

  小枫大惊:「鬼附身?」他马上想到了这个。

  声音忙道:「不,不会,我和你融合,你还是你,只不过是增加了一段记忆而已,同时我还能改善你的体质,
使你更加适应这个宇宙。」

  小枫仍不敢相信,问道:「那对你有什么好处?」

  声音悠悠道:「记不清楚已经多少亿年了,我的能量也将耗尽,在宇宙中飘荡了那么漫长的岁月,却仍然找不
到合适的载体,知道这里,我才找到了与我们最类似的生物,但却仍然不是完全相同,你应该是这里最接近于我们
的一名,我再不把握机会,可能在其他星球找到更适合的对象前已经消失了。」

  小枫听得一头雾水,只听懂了最后一个词:「消失」,猜想大概是不和自己融合就会消失的意思。也有点同情。

  那声音见小枫有点心动,赶忙示利:「和我融合,你可以做很多你以前想做而又做不到的事情。你现在就可以
试一试。你想看到什么亲近的人吗?」

  小枫自然而然的脑子中就想到了青青,接着,沉睡者的青青就出现在了眼前,不由一惊,这是青青?怎么会随
着自己的意念出现?小枫想着要看清楚,眼中用力,青青身上的衣物竟然渐渐消失,由外及内,直到露出那雪白娇
嫩的身躯。小枫一阵脸热,眼下已经比初入云府时要大了些,加上姐姐们的教导,开始明白了男女有别,虽然还睡
在一起,但是已经不再一起洗澡,小枫也久未看到过青青的身子了。然而虽然羞愧,眼睛却仍不由自主地看下去。
竟然有透过了皮肤,看到了血管中血液的流动,心脏的搏动,渐渐青青的身体越来越大,小枫亲眼看着青青身体的
一个个细胞的分裂、运动、忙碌的工作然后死亡,各种营养物质被搬运利用,骨骺间骨质堆积,渐渐拉长。「原来
人就是这么长长的。」小枫心想,「可是太慢了,要是看快些就好了。」思想间,青青体内的细胞突然加快了速度,
血管中红细胞群像一道激流,飞速运转,青青的身体以小枫可以察觉的速度拉长着。胸前渐渐隆起,乳晕加宽,腋
下、小腹长出了嫩嫩的细毛并不断加长,原本平坦的阴阜也随之变得饱满,臀围也渐渐加宽……小枫突然想到,青
青长这么快,不是一下成了大人?而自己却还是小孩子。连忙闭上眼睛。

  那声音道:「不要紧,你看到的都是加快了的景象,不是真的,只是以后才发生的事情。」

  「那我岂不是可以预见未来发生的事情?」小枫问道。

  「不错。」那声音傲然道,「从古至今,无尽的远处既极微小的细节,都可以纳入你的目下。」这还都只是你
能得到的能力之一。「

  小枫顽皮地想着,那看看青青将来老了是什么样子,到时候等她醒了笑笑她。

  于是运目看去,青青身体生长的速度又开始加快,达到少女形状后外形停止了变化,内部仍然不断运转,但是
小枫看来看去,却始终没有看到青青老了的样子。

  百思不得其解,在他想要寻求答案的时候,只见一滴白色的液体从自己小腹以下脱离了自己的身体,进入了青
青的口中,液体四处流动,在每一个细胞上划过,一些已显老态的细胞又恢复了生机。

  那声音道:「不错,正如你看到的,这就是这个女孩子为什么一直没有变老的原因。」

  「那个从我身上跑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小枫问道。

  「那是你的精液。」

  「什么是精液?」小枫一愣。

  声音一顿,险些气倒,提前消失,只好道:「以后你就知道了,这种东西是你吸取天地精华所成,以后会随着
你的一些行动进入这个女孩体内,使她也得到益处。」

  声音最后说道:「这些能力只要你和我融合就会具备,你愿意吗?我已经周游了你们整个个世界,可以说这个
世界的一切都已纳入了我的记忆体,你与我融合,便等于一下子了解了这一切。」

  小枫想到了云秀的情况,也许可能帮助云姐姐脱离难关,就冒险一试又如何?

  于是终于点头答应

  (九)

  清晨,小枫精神饱满的走出房门,感觉内力气息比以前旺盛了好多倍,而眼前整个世界对于他都不再陌生和不
可知,它们如何运行,如何变化界了然于胸,做完那个声音告诉他,因为还有生物差别,所以要想完全得到能力,
还要有段过程,但已经是脱胎换骨了。

  (啊!,已经快11点了,这一天准备婚礼和将军丑恶嘴脸的事情就略过吧,否则今晚又不能贴了。直接进入
正戏!)

  红红的烛光下,云秀的俏颜分外娇美,小枫紧挨着云秀坐在塌上,心中不知是喜是愁,虽然昨天自己有了巨大
的变化,但是身体并没有一下子变成成人,明天,云姐姐就要被抢如宫里,永远离开自己了。555………

  云秀转过脸柔情无限的看着小枫:「枫儿,我只想告诉你,姐姐今晚和你结婚,并不只是应付难关,姐姐是真
心喜欢你的,只可惜比你大些,你对姐姐这么好,如果不是有年龄差距,那么就是没有这些事姐姐一定还是嫁给你。」

  小枫点点头,抱着云秀悲伤不已,云秀其实已经决定今晚过后就自寻短见,宁死也不蹈母亲后尘,心意已决,
倒也豁然,看着小枫道:「今天既然已经成婚,姐姐要跟你说些家里的事情,姐姐其实原本姓范,后来父母为了逃
避仇家追杀,只好反复改姓,你是姐姐的夫郎,这云府以及云府在各地的产业都是你的了,但是你还小,不懂管理,
姐姐进宫后,紫月姐姐可以帮着你照料,你要信任她。

  小枫又是泪如雨下,哭问道:「云姐姐,小枫真的帮不了你吗?」

  云秀摇头道:「唉!小枫,如果你大上一些改有多好!」想了想,突然想到,不如尝试一下。

  于是轻解罗裳,露出无限曼妙的动人身躯,轻轻仰卧在塌上,含情看着小枫道:「枫儿,你看姐姐美吗?」

  小枫看着云秀的雪白裸体,神驰目眩,连连点头,「姐姐,你真美!」

  云秀一喜,小枫已经开始欣赏女子的美丽身体,开来有希望。无限盼望道:「枫儿,你也脱了衣裤让姐姐看看
好吗?」

  小枫羞道:「枫儿的身体不像姐姐那么美,丑丑的可不敢让姐姐看。」

  云秀柔声道:「枫儿的身体又怎么会丑丑的?夫妻间就是要互相看到对方的身体呀。」

  「是吗?」小枫明白了,也脱光了衣服,云秀迫不及待的朝小枫胯下看去,这一看,云秀只感到一盆冷水当头
泼下,小枫虽然欣赏自己的身躯,但那只是他对美好事物的天然领悟,却无男女之意,那条小虫,还是软软的。

  小枫看着云秀本来开始炙热的目光忽然变得空洞,吓道:「云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枫儿的身体太丑,让你
看了生气了?」

  云秀用手轻轻捏住那条小虫,叹道:「如果枫儿你大些,这条小虫就能变得硬直,那样,姐姐就能做你的人了。」

  小枫急切地问道:「那怎样才能变应变直?」

  云秀红着脸道:「不用怎样的,如果你是成年,方才看见姐姐的身体,就自然变直了。」

  小枫点点头,脑中突然打开了有关男女之事的知识,立时明白了一切,但是明白虽然明白,身体却还没有到达
那一步。徒呼奈何。

  突然小枫想到一着,笑嘻嘻道:「变直吗?这又何难?姐姐你看着。」

  云秀不解看着小枫,只见小枫微闭双目,竟然做出运气的姿势,胯下小虫果然渐渐挺起,变粗变硬,最后虽然
没有成人可观,也跟个小钢棒似的。此时对人体的解剖结构天下无人能比小枫更加了解,他运气使血行向下,行入
海绵体,自然也取得了相同的效果。

  云秀见小枫竟然靠气功来行房,哭笑不得,但想想这也确实是个好主意,只要是把身体给了小枫,是什么方法
也顾不得了,却没有想到小枫是怎样功力达到这么高的。连忙摆好架势,道:「枫儿快来,姐姐终于能做你的人了。」
【完】

历史

上一篇:落魄他乡

下一篇:神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