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家庭]

时间:2019-05-08 阅读量:加载中 来源:





               甜蜜家庭


作者:不详
字数:1万

                 一

  宇健是林氏企业董事长的独生子,由于董事长晚年得子,因此对他十分疼爱。

  周董事长娶了两个老婆,大老婆艳萍就是宇健的母亲,虽然已经四十出头,
但因为保养得法,所以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中等身材,仪态十分迷人!

  小老婆安妮只有三十几岁,身材高挑,非常健美,有两个大乳房,腰小臀大,
走起路来很惹火,她也是艳萍的妹妹,也就是宇健的阿姨,因为和艳萍在一起,
高中毕业就被周董事长弄上手。艳萍没办法。只好让她当二房。

  安妮有一个女儿小小,也就是宇健的妹妹,今年才十五岁,但已经发育的十
分良好。周董事长是个劳碌命,年已六十有二,还是马不停的束奔西跑过日子,
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日子都不在家里。

  宇健生得英俊挺拔,上了高中之后,常为青春期的性欲所苦。有一天,阿姨
安妮无意间看到他在房中手淫,一时春心大动,于是引诱宇健上了床。从此两人
打的火热,两人为了避人耳目,竟然约在小小的房间内幽会。

  「小小这死丫头,怎还不来呢!」

  妹妹房中,床上放着一小桌酒席,床上竟叠抱着一对男女,妖精似的双双一
丝不挂,男的竟是宇健。

  而他腿上坐着个光溜溜美人儿,正是他的小妈安妮。

  这尤物长得很白很嫩,身材适中,但肌肤丰腴,十分肉感,宇健年轻旺盛,
遇上这久旷少妇,第一次交上腿就令这骚狐狸欲仙欲死,像蜜糖似的就死黏着他
不放。

  这是第三夜——小妈安妮死缠着他在这妹妹房中又要作爱,一面痛饮春酒助
兴。

  「好了,小妈,别叫了,小小待会定会来的,我有一件事想先同你谈谈。」

  「嗯!」安妮这骚狐狸叫了一声,回过花容来一勾紧他脖子「啧!」的火辣
辣的先又上了个香吻,哼说:「你想问什么,说啊,大鸡巴哥!」

  宇健忍不住笑了声,摸了摸她紧坐在后的一双不停抖动大奶子,捏捏尖红奶
头儿。

  房门忽然轻飨了起来,安妮「偷食」心虚的吓了一跳,忙光着屁股跳下床,
到门边斥问;「谁?」

  「是我,妈!」

  「死丫头,这么晚才来,吓了我一跳。」

  房门一开,走进来一位娇滴滴小美人儿,手上拿着一瓶春药酒。

  「妈,你不知道,要偷爸爸的春药酒可不简单呢!」

  「好了,死丫头,待回有赏。」

  「谢谢妈。」小小丫头说着要转身出去,突然小妈拉住她,推了她到床上去。

  「呀!不!不!妈,人,人家不要!」

  「不要什么,死丫头,过来替你哥哥斟酒。」

  小小才十四,五岁,风情半解,羞见妖精相,但小妈却想也拉她下水,以好
「灭囗」。

  于是,这个小美人儿,小小也被脱了个精光大吉,刚发育中的少女玉体脆嫩
嫩的被安妮一把送入色痒痒的宇健身上。

  小妈安妮,坐贴到宇健一边,双双倒了一杯香酒干杯饮下。

  不久春酒几杯过后,熊熊欲火大升,怀中小丫头,小小首先遭殃。

  「哎唷!不,不!痛死人了,妈呀!」

  「死鬼,不会轻点,你妹妹年幼穴浅呀!」

  宇健当先压住小嫩肉小小在床,大鸡巴硬生生插入小小玉穴内,插得血水直
流,幼苞瓜开。

  安妮倒有些看不过去的边助慰着呱呱叫的小小。

  「哇!小肚子裂开了,不来了,救命——」

  小小年幼,作开下身幼苞,疼得死去活来,但宇健春酒已乱上性,不顾一切
的,大鸡巴一下一下狠入那够紧小的小嫩穴。

  好一阵又一阵,插得小小奄奄一息了,小妈这才用力推开他取过手巾抹擦了
擦他鸡巴上淫水,低头含吮着大鸡巴。

  这骚尤物,嘴巴一裂一裂的,连吸带套的猛含着宇健鸡巴使他舒服得,双腿
直抖,大鸡巴一下一下直往她囗内顶、挑、撞。

  好一会儿,「啧!」的又一声,安妮吐出大鸡巴来来了他一眼。

  宇健忙色笑声;「肉宝贝小妈!」

  说着躺下床,鸡巴一柱朝天,小妈如奉元宝的,玉腿一分跨上去,小肥穴对
准鸡巴,玉牙一咬。

  「吱!吱!」一声,小肥穴一裂,整根吞入大鸡巴接着「骚狐狸」起的一阵
疯狂上楼下套,还哼哼浪叫。

  小妈愈套愈烈的配合浪声狂叫,把一旁瓜破哭啼的小妹妹小小看呆了。

  最后令她更发呆的是,小妈搞了一阵穴还不算,竟扒起个大白白屁股,叫俊
清拿大鸡巴狠狠插入小屁眼内。

  正杀得不可开交时,房日外突然又来阵敲响。

  「砰!砰!开门呀!小小你在闹什么?」

  「啊!不好了,大妈艳玲来了!」妹妹小小惊叫了声。

  「死丫头,别出声,快,如此这般,我要这大姐也一起下水,嚐嚐她生出来
的儿子的大肉棒」正被插屁股的小妈安妮,忙「叭!」的一声,屁股一缩,退出
宇健鸡巴,而后在宇健耳边轻语一阵。

  宇健早就对自己美艳的母亲存有妄想,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宇健欲动中,经此一震,已稍止欲火,他也不穿好衣物,即光赤着身,掩到
房门后。

  接着,小妈叫小小扭熄了室灯,在一片黑暗中,小小去开了门。

  「哎呀!明明听到你这丫头叫的声音,怎把房门灯弄熄了。」

  艳玲叫着,走进房门来。

  黑暗中,但听她妺妹安妮一声娇笑,叫说:「姐姐,是我呀!」

  「唉!是你,你来此做什么?」

  黑暗中,艳玲寻声摸去,摸到床沿,「咚!」的一声,也上了床去听她叫:

  「妺子你到底在小小房中搞什么鬼?唉,你脱我衣服干吗?」

  「姊姊,人家是再也忍不住,想找你「磨镜子」么!」

  「骚妮子,喔!别乱挖,快开灯。」

  「嘻!别骂么,你看,这只蜜桃穴,都流蜜汁了,嘻嘻」

  「我什么,你还不是一样身上没带把的,怎么了,唔!咦!」

  黑暗中,太太艳玲说笑着,同小妈双抱合一起逗笑,但,等妈妈伸手去乱摸
时,伸出的玉手不料却摸住一根铁棒似的肉柱儿。

  「哎哎呀!这,这是什么?」

  「嘻!这是妹子高价买来的假东西呀!姐你玩玩它看。」

  小妈挑逗着妈妈。

  黑暗中,宇健从小妈背后抱住她,一根大鸡巴顶出小妈的跨下。

  黑暗中,妈妈伸手往小妈脂下的玉手,正好摸住宇健那根火热大阳具。

  妈妈以为真是假货,爱不忍释的又抓又捏着把玩,笑道:

  「好妹子,这是那买来的「好东西」呀!简直像真的一样,告诉姐姐,我也
买它一根平时好解闷。」

  妈妈春叫着,小妈心中直暗笑,宇健一根鸡巴被妈妈艳玲一双嫩手抓把得好
不舒服,更粗更暴长。

  妈妈哎呀一声,更抓得紧骚出水的浪叫「哎呀!真是好宝贝呀!妺子,这假
东西,自己曾还跳动,暴涨呀!哎呀!妺子,快把它借,借——」

  「嘻,嘻,姐你要它,就借你先一用吧!」

  「啊!好,好!谢谢你,妺子!」

  妈妈艳玲,头往下一伸,「咕啧!」一声,乖乖,竟一囗紧紧岔住那火涨鸡
巴头子,含得好紧,香舌儿猛卷着那马囗儿。

  只美得宇健推开小妈丰满肉体,大鸡巴顺势狠狠往前一插。

  只顶得她喉咙发疼,白眼儿连翻了翻,拼命摇首,想吐出大鸡巴。

  但宇健刚搞了小妈一身肥肉一阵,这时正入高潮,大鸡巴被吸入另一张美丽
小嘴巴内,那一阵痛快,他再也不顾一切的,死按紧妈妈粉首,大鸡巴以「侧姿」
的,下下急入妈妈小嘴巴,把她嘴儿当穴入的,一阵急拍猛插。

  又插得妈妈眼冒金星,苦叫不出囗水直溢,好一回——「拍拍!」一股熊熊
热精喷了了来,全深贯入妈妈的小嘴内,贯得这尤物几乎溢死过去,死命一拼。

  「叭!」的一声,好不容易才吐出那根顶死人大鸡巴来,这时妹妹小小才去
开了房灯。

  室内一亮,但见母亲美丽的小嘴巴,一片淫精吐溢着,娇喘大作,宇健舒服
的躺着,一根鸡巴还冒着精水,小妈叫了声:「哎呀!多雄壮的精子。」

  叫着,安妮急扑了过来,一囗含住尚冒着精的虽巴,拼命一阵吸吮,

  吸得鸡巴又翘了两翘,尽情丢出,小妈这才吃了一些「补精」。

  这时几乎奄奄一息的妈妈,张大了两只迷人桃花眼,她呆住了,那假东西竟
是自己亲生儿子的「真东西」呀!

  「哎呀!妹子,你,你,要死了。」只羞得妈妈大叫。

  「嘻嘻!姐,别羞,这下子往后我们同甘同乐,不用再受苦了!」

  妈妈艳玲又尖叫了声,桃花眼溜了溜,但见宇健的妹妹小小「啊!啊!」,
竟拼命张着小嘴巴儿,在含吮着宇健已软息一阵,又顶翘起的大鸡巴。

  只见宇健溪火又动似的,推开了妹妹小小的吸吮鸡巴,但见大肉枪一挥,又
扑了过来,扑向娇媚动人的艳玲妈妈。

  「哎呀!要死了,妈嘴巴还酸疼耆,不!不!」

  宇健一扑而上,压住粉嫩而健美身肉的妈妈,双手左右捏住她一对粉嫩尖乳,
吻住她直喘香囗儿说:

  「亲妈妈,你的肉穴和屁股也真够迷人,来!」

  宇健淫叫着,大鸡巴一顶「吱!」一声,插入妈妈肥紧阴户。

  插得妈妈又白了白眼儿,浪叫了声:「好大的鸡巴。」

  于是宇健又插起妈妈小穴,最后连带她一个迷人会扭的白屁股,也给开了后
庭,只也把个妈妈插遍了身洞儿,玩够了火。

--------------------------------------------------------------------------------

  过了几天,是一个明朗闷热的天气。艳玲和安妮约了平日要好的几个太太,
到家里游泳。

  群美仅衣着三点式的,肉香四溢,迷得宇健有点昏淘淘起来。

  宇健的小姑姑丽萍,是个大美人,曾是夜总会红舞歌星。

  这时丽萍媚眼儿一转,忽见玩水中的侄子宇健,竟亲热的和他的干妈美黛双
双溜入一间「更衣室」。

  丽萍也是个标准的骚货,她向艳玲推说去厕所一下,偷偷的溜到「更衣室」
房后,再从窗子向内一看。

  但见小小更衣室中,正表演着「活香宫」,妖媚动人的干妈美黛,身上三点
式早已脱光,一丝不挂的身子,半伏在宇健身下,宇健也光着壮身子,站着,顶
直一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

  美黛这干妈,正大张着艳口儿,一套一套的,含吮着大鸡巴,吸得津津有昧
似的,香涎直流。

  一会儿,只见她吐出个大鸡巴头子,羞羞声说;「不来了,人家嘴巴都弄酸
了。」

  这干妈人妖艳,但并不骚,还一付羞迷人相的,宇健觉得相当新鲜,窗外偷
看的丽萍却却了声:「还不是骚货一个,平日也假正经的。」

  但见干妈美黛老是一付羞态的,忽被宇健一把抱上身去,两只玉腿儿大字一
分,夹到他背后那迷人多毛小肉穴儿一张开,即「咕吱!」一声,夹入那根粗大
鸡巴。

  就这样,站着搞,「啧啧」内交声,及干妈一声声抖哼。

  「好干儿子,好…好棒,你……你这么……会插…穴,干妈以后……一定把
女儿……嫁给你。」

  「谢谢干妈。」美黛干妈的女儿婉芸今年十四岁,是个有名的美人胚子,伟
健喜欢她很久了,于是更加用力抽插。

  把个偷看的丽萍,看得心跳囗干,一个不小心,垫着脚站的石头,一扭动,
「咚!」的一声跌倒在地。

  丽萍一声尖呼,惊动了室中正淫入高潮的一对男女,宇健忙抱开干妈到椅上
一坐他也忘了光着身子的,急开了更衣室后门,到外一看,竟是那「大肉弹」之
称的尤物小姑姑丽萍。

  宇健早有意也勾搭她上手,索性抱起她,急急送入更衣室中。

  「咦!是你。」干妈火红着脸脸叫。

  「吸呀!要死了,你们─哎呀!屁股跌得好疼──」

  丽萍这小姑姑真屁股跌疼的直乱摸怪叫。

  宇健不由抱着她伏在小床上,一个屁股拱了出来,好大好圆,丰满极了,真
不愧叫「大肉弹」。

  他看得呆住了,毛手替她摸揉中忍不住偷偷,猛一扼,拉下了她短裤,但见
肥白得更迷人,宇健一阵心跳口干,淫哼声:「好屁股!」

  胯下之物暴得更长,就势吐了一囗水抹在阳具上,藉着滑润,强奸似的,怕
她扭开的,大鸡巴头子一对住那小小屁眼儿,即猛一插。

  只听大肉弹小姑姑一声杀猪似的尖叫「妈呀!」

  「吱!」一声,大鸡巴冷不防插入小姑姑特别大得迷人的白屁股中。

  才插了个半节鸡巴,小姑姑丽萍万料不到他一开始,又不备的就开了她屁股
瓜,只疼得她死去活来的,呱呱鬼叫。

  一个大迷人白屁股死命疯摆,但被包得鸡巴够酥紧的宇健,却大感一阵剌激
痛快的又连连下顶。

  直到整根大鸡巴全送入小姑姑丽萍那特别大迷人屁股内塞紧了小屁眼儿,这
才顶紧个大白屁股,舒快的又磨又搅着。

  搞得小姑姑丽萍这大尤物可真「欲仙欲死」的,一个大屁股拼命狂摇、狂抖。

  就这样宇健不断的到处去寻找美穴满足性欲,当然他的性技巧也越来越高了。

--------------------------------------------------------------------------------


                 二

  对一般人来说,一个富有,父母身为上流阶级,儿女成绩优秀的家庭,应该
算是一个幸福家庭了吧!王小虎的家正是一个这样的家庭,王小虎的爸爸是着名
企业的总经理,妈妈则是知书达礼的贵妇,妹妹是着名国中的资优生,而王小虎
本人也就读公立高中,他不但成绩优秀,又生得身强力壮,更特别的是,他有一
副娃娃脸,是个标准的美少年。不知有多少女生想要得到他的青睐。然而,他的
家庭却即将濒临破碎边缘。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王小虎的爸爸王宇阳就很少回家吃饭,起先只是逢场
作戏,后来就渐渐流连声色场所。而妈妈在空闺寂寞之下,也开始迷上麻将。小
虎正处于青春期,天天为性欲所苦,功课开始退步。而小虎的妹妹也因为缺乏父
母的关爱而开始沉默寡言。

  直到那一天,一切才终于发生转变。

--------------------------------------------------------------------------------

  一开始,只是一件极偶然的事件。小虎住在美国的外婆病了,通知小虎的母
亲欣钰去看她。欣钰接到电话十分着急,而又不知丈夫到那去了,于是她只好找
自己的儿子小虎陪她赴美一行。

  从小,小虎和母亲的感情特别好。由于他是独生子,因此母亲对他十分疼爱,
只要小虎喜欢的东西,欣钰都会帮他买来。而现在母亲需要他陪同前往美国,当
她要求小虎时,那种企求的眼神,使小虎深深感觉自己在母亲心中的重要性,于
是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母子两人第二天早上就坐飞机赶到了美国,到了外婆家才发现原来是一场虚
惊,只是小病而已。欣钰觉得让儿子陪自己白跑一趟,十分过意不去。

  于是决定在美国玩几天,带儿子去找自己的小妹婉钰。

  小虎已经十多年没有看过小阿姨,当他们到达小阿姨的住处时,小虎看见一
个身型俏丽的女孩子正在门口等他们。她的背影修长,细腰丰臀,使小虎看的几
乎忘神。她正是小虎的小阿姨婉钰。在小虎的心中,母亲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性,
她的身段、脸型、大腿都配合得天衣无缝,包裹着的双乳,就像充满了气的小皮
球,美艳娇憨,使人心摇魂荡。然而小阿姨甜美的脸孔,明亮的眼睛和两片迷人
的嘴唇,也使小虎十分着迷。

  一天晚上,小虎的母亲正在洗澡,而小虎正和阿姨坐在他的床上玩牌,小虎
一边玩牌,一边藉机剥菩提子给阿姨吃。婉钰本来要伸手来拿,小虎以恐怕污了
纸牌为词,要亲送菩提子到她的樱唇上。这时阿姨刚刚咬了一半,小虎连忙把所
余的一半放在自己的口中,偷眼瞧瞧阿姨,没想到阿姨竟然脸红起来,因为这动
作未免是太亲热了。

  「唔,又香又甜,阿姨,你是使用甚么牌子的唇膏,为甚么香到像盛开的玫
瑰似的?」

  「那不过是普通的唇膏罢了。」婉钰说道。

  「我不相信,我觉得一定是特制的,好阿姨,把你所用的那枝唇膏给我尝一
尝,就可以晓得的。」

  「我没有骗你,你自己开手提袋找吧。」

  「好的。」小虎应了一声,把手袋打开来,拿出了那枝唇膏嗅了嗅,摇摇头
说道:「不是这种气味的,阿姨,你唇上的香同唇膏的香,是两样的。」

  小虎嗅了嗅唇膏,然后伸长了颈嗅向她的樱唇,故作姿态地。

  这时婉钰并没有掉转脸,小虎便把鼻尖碰向她的唇,希望很快就会含住她的
樱唇,举行他们的初吻了。

  可惜,失望出现了。这时小虎的母亲刚好洗完澡进来,打断了他们的好事。
不过至少小虎发觉阿姨对他也很有好感,因为她并没有试图躲避,假如再有机会
的话,说不定这美丽的阿姨就会献出朱唇了。

  想到这里,小虎不禁欲火上升,只好回房间用手来解决。为了加速获得真正
的答案,小虎打算使用药物,希望能将母亲弄睡,才不会有人打断他和阿姨的好
事。想到这里,这才放心的射出一阵一阵的阳精,然后沉沉睡去。

  于是第二天晚上,就在他母亲坐下不久,连呼口渴的时侯,小虎马上起身倒
茶,以闪电的手法,把两片安眠药片投进茶杯内,递了给妈妈。

  没想到母亲随手便把茶放在桌上,和阿姨开始聊了起来,小虎再把茶杯放到
母亲的左手边说道:「妈,喝茶吧!」

  「谢谢。」母亲顺口应了一声,又继续聊下去,一时间就像入了迷一样,甚
么事情都忘记了。

  「妈,喝茶吧。」小虎再一次说。

  「呀,小虎,你不是说过要早睡的么?为甚么还不睡呢?快睡吧,睡醒了明
天还有事呢?」

  小虎无可奈何,只好回房装作入睡了。

  过了一会,小虎听见客厅已经没有声音,就又到客厅去,没想到倒给母亲的
那杯茶,已一滴无剩,而躺在客厅沙发床上睡熟的却是小阿姨。

  小虎心想,「难道妈并没有喝,反而让可爱的小阿姨喝了吗?如果这是事贾,
我可就是失败了。」小虎的计划是把母亲送入梦乡,然后就去拥抱阿姨,要求她
给自己一个香吻的,岂料现在的结果适得其反,母亲的威胁不解除,小虎很难如
愿以偿了。虽然,阿姨是睡熟了,小虎可以乘机饱吻她的朱唇,可是,那就同计
划相违了。因为小虎并不志在偷吻而志在获得这美丽阿姨的心。偷一百个吻也不
会把感情迈进,那又有何意义呢?

  于是,小虎叹了一口气,把阿姨轻轻地抱起来,放她睡在沙发床上,小心地
替她脱了鞋袜,还盖上了一张毯子。

  这时,小虎的母亲突然回到客厅,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瞧住自己的儿子。

  「妈正奇怪呢,你小阿姨怎么会突然呵欠连连,我才回房一下,她就睡这么
熟了,该不是你这小鬼下了安眠药吧?」

  「怎么会的。」

  「妈明白了,你这小鬼头。」妈突然爆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伸出了手指戮
了小虎额头一下。

  「明白甚么呢?」小虎耸耸肩膊。

  「还在做戏呢,你不明白我明白,来,跟妈进来。」

  母亲拉住了小虎的手,带到自己的房里。

  「妈,你,……。」小虎本来还想说甚么的,可是已不被容许了,小虎的嘴
唇已给母亲含住,母亲还把他的手一拉,要小虎抱住了她的腰肢。

  其实欣钰喜欢自己的儿子已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她始终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
样的感情,直到昨晚偷看到小虎手淫,那根二十公分长的阳具,使她混身酸软,
淫水弄湿了下身,她这才发现在过去那段空闺寂寞的岁月中,她真正想要的究竟
是什么。

  而小虎其实也一直对自己美丽的母亲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尤其当他每次被高
兴的母亲拥入怀中时,下身的大阳具总是高高竖起,只是他一直不愿承认这份违
背伦常的感情罢了。

  中年美妇自有她的诱惑力,小虎的嘴唇一遭吮住,立刻便有一种融化感,而
他的手掌也像触了电似的,使母亲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而血脉沸腾。

  这时小虎彷佛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起了变化,集中所有的神经去接受这份
愉快。

  两人吻了许久许久,小虎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叫到道:「小虎。」

  「妈」,小虎也低低地唤了一声。「我想了你好久了。」他大力地抱住了自
己美艳的母亲说。

  「乖儿子,真的吗?」欣钰不敢相信的问。

  「像妈这样美丽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不神往呢?我现在抱住了妈,真不想
放开手来呢?」小虎俏皮地说道。

  母子两人高兴的再度狂吻了起来。小虎作梦也不到自己有享受母亲柔情的一
天,奇就奇在自己想把母亲送进睡乡,反而错把阿姨送进去。本想和阿姨亲热一
番的,却反而和母亲缘成了合体。

  小虎把母亲抱了上床,把两人的衣服脱了精光,然后尽情地看着,一个三十
左右的美妇人,肌肉的弹力却不让少女专美,母亲真的驻颜有术,那白晰的肌肤
必然会带给自己无限的欢乐,就监赏的角度而言,母亲的一双美乳也堪足养眼的。
小虎热情地捏着那对小时吮过的大奶,就把它们当成是属于自己的一样,使得眼
前柔情万千的母亲不断地呻吟着。扭动着。

  小虎心想,母亲是一个如此成熟美艳的妇人,爸却待她如此冷淡,自己一定
要好好疼爱、怜惜母亲。于是小虎在激情之下,策马进入了那幽谷之中。

  小虎的动作是剧烈的,当他一浸润到母亲那肥美的液泉后,便立即展开着抢
攻,因为小虎想要尽力弥补母亲过去的空虚,以及如此长的一段时间以来那份失
落的情感。

  「啊……,啊……」当小虎粗长的阳具进入欣钰紧窄的阴户时,她不禁用那
芬芳的囗腔喷出着低吟声。

  「嗤……嗤……」她那圆润的小嘴也在叹息着。

  小虎这时那管这是不是乱伦,他只想得到心中期盼已久的那份爱。

  他热情地挥舞着,在那温馨的圆洞中进出着,发泄着他满腔的爱意。

  这时母亲把她的桃源地愈缩愈窄了,真教小虎忍无可忍。一阵阵的快感从母
子交合处直透脑门,他那粗长的大阳具在艰苦中奋斗着,要在这水泽中踏出一条
通道来。

  母子痛快的抽插了三十分钟,当小虎那热情的阳具踏出了一条紧堪藏身的小
径后,终于全身爆烈了。

  「啊……啊……」母亲热情地在耸跳着,一双乳房抛动得就要变了形啦,一
阵一阵的高潮同时冲击着母子两人。

  连续不断的剧烈运动使两人的腰肢就像要折开来似的,小虎也不愿再多说话
了,搂住了母亲的香躯后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三人出门去玩,母子俩虽然满心甜蜜,却怕被婉钰看出,只好装作
没事。但只要到了晚上,小虎就偷偷溜到母亲的房中,和美丽的母亲夜夜春宵,
大被同眠。

--------------------------------------------------------------------------------

  没想到有一天晚上,正当小虎一个人在房间看书时,突然有人走入他的房中,
回头一看,竟然是脱得一丝不挂的小阿姨婉钰。

  「小虎,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能不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

  「什么问题?」其实小虎已经隐隐然知道阿姨想问的问题。

  「你很想得到我的身体吗?」婉钰悄声问道。

  其实像婉钰这样的女子,是自视很高的,在她读大学的四年中,她虽然也交
过男友,但从来没有认真过。可是没想到遇上的第一个让她一见钟情的男子,居
然是自己的侄子。在这段日子,小虎高大英俊的外貌,温柔体贴的神情,都让她
为之着迷,尤其那天两人几乎接的那个吻,更使她这几天来心神不宁。在痛苦了
这么多天后,她终于决定抛开伦常的观念,来追求问题的答案。

  「美阿姨啊!我一见到你便被你勾了魂。」小虎坦白地说。

  婉钰高兴的一把抱住小虎,两人热吻了起来。小虎边吻边将阿姨抱到床上,
然后脱去自己的衣服。

  小虎凝视着俏丽的阿姨,看着她高耸的双乳,坦腹及那微胀而又毛茸茸的地
带。

  阿姨的乳尖就在他前头摇荡看,在他眼前几寸的地方发出着阵阵幽香。

  小虎情不自禁地捏住了、捏紧了。

  「哟……别这么用力。」婉钰微微地呻吟着。

  「我很激动呢。」小虎坦诚说道。

  婉钰笑道:「傻小子,阿姨就在这,不必急。」

  一个娇婉羞涩,一个已策马入林。

  对小虎而言,美阿姨紧窄的桃源地,终于给予他穿洲过省的权利,阿姨婉转
呻吟的叫床声,正是他更加努力的原动力。

  小虎就有如猛虎出柙一般,次次尽根,下下到底,痛快的享受了这个美丽小
阿姨的肉体,在射出浓浓的阳精后,两人相搂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小虎把这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诉母亲,也把自己和母亲的事告诉阿姨。
由于两人都已离不开小虎,姊妹商量后决定两人一起陪伴这小情人,直到小虎回
国为止,于是小虎在美国开始夜夜享受齐人之福。

--------------------------------------------------------------------------------

  正当小虎和母亲赴美的第三天,小虎的爸爸王宇阳回到家里来。宇阳这几天
一直在忙着一笔生意,今天总算谈成了,他兴高采烈的回到家中,却发现家里只
有女儿如婷,正在客厅练从小学的芭蕾舞。

  这时,由于如婷身上只穿着了一件薄薄的罩衫,而这时罩衫亦已被汗水湿透,
露出整个胸罩的形状与及那深深的乳沟,不禁吸引住宇阳的目光。

  「没想到,如婷居然变的这么漂亮,不如……。」宇阳本来就是个好色之徒,
而女儿又是个美少女,于是他开始动起念头。

  这时正好音乐播完,宇阳在问明家中两人的去向后,连忙催如婷去洗个澡。
如婷一向知道爸爸疼爱自己,于是不疑有他的向浴室走去,没想到正洗到一半时,
忽然宇阳也进了浴室,而且还脱的一丝不挂。

  「爸,你怎么进来了?」如婷连忙掩住上下身,娇嗔的问父亲。

  「乖女儿,爸也想洗个澡啊!我们两个是父女,有什么好避忌的!」

  如婷虽然觉得不妥,但也想不出反驳的藉口,只好背对着父亲洗澡。

  宇阳越看自己的女儿,越觉欲火焚身。起先还只是装作无意碰到,后来索性
一只手,从如婷后边伸过来,紧紧地搂抱住女儿纤细的腰肢,嘴唇则吻住了女儿
柔滑的脖子…………

  「爸,甚…甚么事。」如婷本来想反抗,但被脖子上传来的那股又热又舒服
的感觉弄得全身酸软,只好任父亲摆布。

  「乖女儿,爸想玩玩你这对奶。」宇阳看见女儿不反抗,高兴的向上抚弄着
她的一双乳房。

  「爸,不…可以,我…是你的…女儿,啊……」如婷从未试过这样舒服的感
受,可见宇阳确实是个中好手。

  由于没有乳罩的遮盖,宇阳那双热烘烘的手,直触摸在如婷的乳球上。使如
婷不禁兴起阵阵快感。

  宇阳很快的将女儿拉倒在地板上,然后反身骑到了她那纤纤的细腰上。

  「爸……你想怎么样呢?」如婷哀求着。

  「爸要玩玩女儿的奶嘛。」宇阳吃吃地笑看,双目放光。直盯着如婷那一双
饱满雪白的乳房,双手尽情地在上面揉捏。

  「乖女儿,你的奶子好漂亮啊,让爸好好看看。」

  宇阳便埋首在女儿的胸前,猛力的吸着女儿的乳房。

  如婷虽然未经人事,但仍感到一阵阵的快感,享受着父亲的爱抚。

  这时如婷舒服的连脚都软了,想呼呻也呻不出来。

  宇阳看见女儿似乎默许了他的行为,于是将她一把抱入自己的卧房,在她的
腰下垫着个枕头,然后在用手玩了一个够之后,脱去了自己的衣服。

  然后对如婷说:「乖女,爸快受不了了,你帮爸含一含吧。」

  说完就硬把阳具塞入女儿的小嘴中,强迫如婷做吞、吐、舔、啃、吸……的
动作。如婷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看爸爸似乎很舒服的样子,只好一直在努力的
尽女儿的本分,这时宇阳爽得呻吟了起来。

  接着又一把拔出硬翘翘的大阳具,就向如婷那幼嫩的小穴送进去,如婷还是
处女,痛的哭泣起来,他却满足地抽动,阳具膨胀得如一支鼓棍。

  由于宇阳今日终于可以染指朝思暮想的女儿,心中真是欣喜欲狂,于是将他
看日本色情片的所有招式都搬出来用。

  猛烈抽插的宇阳已心精动摇,即将要泄了。

  啊……啊……乖女儿……动快一点……啊……爸要射了……。

  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揉搓女儿的美乳,更加快速度抽插。

  啊……不行……爸……不能再插了……啊……我要死了……。

  女儿如婷一边说,一边挣扎,身体往左右摇动。

  最后如婷身体不动也不叫了,因为她舒服的丢出了阴精。

  而宇阳这时还在努力,因为他射精在即。

  啊……。亦阳把滚滚的热精痛快的射在女儿的阴道深处。

  事后,宇阳满足的吻着女儿,而如婷也娇弱的抱住父亲,父女俩从来没有像
这一刻感觉如此接近。

  宇阳在女儿耳边轻轻问一声:「舒服吗?」

  如婷脸红的答了一句:「唔,谢谢爸爸。」

  于是宇阳得意贪婪的玩着女儿的乳房,渐渐的入睡。

--------------------------------------------------------------------------------

  过了一个月,小虎和母亲回国了,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只不过小虎的
爸爸开始每天回家吃饭,不再在外流连;而小虎的妈妈也不再打麻将,专心陪着
自己的儿子。而小虎也不再为性欲所苦,功课突飞猛进;如婷则又恢复了往日的
开朗欢笑。

  唯一和过去不同的是,每天晚上小虎的妈妈就会到小虎的房间陪他念书,为
了能时时照顾儿子的需求,通常整个晚上都会睡在儿子的身边;而小虎的父亲也
开始顺理成章的睡在女儿的房间。而这一切都在很有默契的情形下发生。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又恢复了以往那个和谐又幸福的家庭。

               【全文完】

上一篇:[大嫂与表妹]

下一篇:[乱爱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