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乱渡玉门关]

时间:2019-05-21 阅读量:加载中 来源:





              春风乱渡玉门关

作者:不详

                (一)

                (1)

  虽然是早晨,可太阳依然毒辣无比,屋内的空调已经停了,非常闷热。

  燕妮一大早起来,把早餐准备好之后,就坐在窗台边,手拿一把摺扇,轻轻
地挥动不止。太阳虽然猛烈,可毕竟是清晨,燕妮未下岗之前,曾是工厂里边的
唱歌能手,本来,燕妮可以象平时那样,一起床,便打开音响,听一听音乐,哼
哼歌的,可这样一来,只怕会打扰儿子的好梦,燕妮没敢开——星期六,燕妮知
道儿子要睡懒觉,媳妇小梅带着孙子回娘家去了,好不容易有一个偷懒的机会,
是该好好休息休息。

  窗外一阵凉风吹来,撩起她的长发,使得她心里的烦躁顿时消失了一大半。

  窗外一颗大树,枝繁叶茂,吸引了众多的蝉虫,一个劲地叫个不停,仿佛喊
冤一般地「嘶嘶嘶」,照理说,这本也是很好的自然音乐,但不知怎么回事,燕
妮却快乐活不起来,老觉得身体里有一股莫明躁动,这股躁动却又被什么东西给
压迫着。近段时间来,王燕妮一直感觉得到这股躁动,只不过,近来这股躁动越
来越强烈了。

  窗外的几个花盆,花开得正艳,有几个蜜蜂绕着花在嗡嗡地舞动着。王燕妮
呆呆地望着这一切,想着昨晚的一切,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唉,做我这样的女人,
真不容易……

  「妈,你在想什么?」

  儿子小青的话,吓了燕妮一大跳。燕妮转过身,嗔怒道:「懒虫终于起床啦,
要是小梅在家,我看你还敢不敢?」

  「有什么敢不敢的,妈,你别来这一套。」小青靠近母亲的身边,一屁股坐
了下来,「哦,好凉快的风。」

  燕妮盯了儿子一眼,不经意间,她的脸红了。小青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条
红色的小三角裤,紧绷绷地,里面的那个玩意儿撑得老高。

  「青儿,快去洗脸,把衣服穿好了吃早餐,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豆腐花哩,
这会儿只怕都快冷了。」

  「妈,反正也不用上班,这会风大,好凉快……哦,对了,昨晚你又同爸吵
架了?」

  「又让你听到了?」王燕妮脸忽然红了大半边,悠悠地说。

  「为了么事,不会出大问题吧?」小青明知故问。

  燕妮伸出手,整了整被风吹散的头发,轻轻地说:「大人之间的事,当小辈
的别管。」

  小青楞了一下,沈默了好一会,才又说道:「妈,你不说我也知道,爸肾亏,
那方面不行了……」

  「少瞎说,洗你的脸去。」

  「妈,如果那样的话,做女人的是很难受的,哪个女人没有那方面的需要,
人家说男人是女人的药渣哩,妈,你看,你都脸上又长了一颗痘。」

  「你小子,屁怎么这么多。」王燕妮扬起手,「你再说,我打你。」

  「打我,我也得说,妈,这样下去,你怎么熬哦。」

  「我打你,我打你这个小畜生。」燕妮嘴里恨恨地说着,轻轻地拍了儿子屁
股两下。

  「哟,好痛。」小青一下子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你小子,儿子都有了,还想吃奶呀。」小青的头压在燕妮的胸部,让她觉
得一阵酥痒。

  「妈,你还有奶吗,有奶,我就吃。」小青故意把头猛地往母亲乳房上蹭,
一边蹭一边把手放在了她的屁股上。

  「滚开,小艳不是有奶吗,你怎么不去吃她的。」燕妮似怒非怒,按着小青
的头,却没有推开的意思。

  小青的手轻轻地捏了母亲的屁股一把,半开玩笑地说:「妈,这好的屁股,
没人用,真是可惜了。」

  「你小子再说……再说我捏烂你的嘴,在外面吃豆腐吃多了,还想吃妈妈的
呀。」

  燕妮用手轻拍了拍小青那英俊的脸庞。燕妮是个美人胚子,小青是她的亲生
儿子,当然相貌也差不到哪儿去。

  小青见母亲没有真生气的意思,更放肆了,竟然用手指伸进了母亲的旗袍里。

  「妈,我猜你今天穿的是红色内裤。」小青轻轻地在燕妮的耳边说。

  「放你娘的狗屁,我穿什么内裤你怎么知道?」燕妮感到下身一阵骚痒,一
股欲望忽然漫向全身,但她依然旧作镇定。

  「娘会放狗屁?」小青的手慢慢地滑向母亲旗袍下面的禁区,并用手用力地
按了一下。

  「嗯……」燕妮在心底呻吟了几声,但她不敢在儿子面前露出任何破绽,「
青儿,别闹了,快点,豆腐花都冷了。」

  「谁说的,热得狠呢。」小青趁母亲不注意,手迅速地探进母亲那三角裤的
里面,手指轻轻地捅进了燕妮的屄门。

  「嗯,嗯,小青,别,别闹了,妈求你了。」

  「妈,你肯定在想男人,都湿了?」小青的手指继续向深处探去。

  「嗯,嗯……」燕妮不由得全身抽搐了一下,但她迅速地恢复了常态,板着
脸冲儿子说,「小心你爸回来看见,不要你的命才怪哩。」

  「爸早上出去散步一般都要花上个把钟,不要紧的,妈,你不要向歪处想,
我只想看看,这么小的洞,我和姐怎么能从哪里钻出来?」小青说着,手指猛地
往屄里一顶,嘴巴顺势隔着柔软的旗袍咬住了燕妮的乳头。

  燕妮再也忍不住,呻吟了几声。

  「妈,你是不是很爽,很爽的话,就大声地叫出来,放心,没人会听见的。」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咳嗽。

  「快停手,你爸回来了。」燕妮一把推开儿子,站起身来。小青不慌不忙,
走到浴室,若无其事地拿起脸巾,哼着那首流行的歌《心太软》,洗耳恭听起脸
来。

  「又是老三样,你能不能换换口味呀?」老王一回到家,看见桌上的东西,
就发起了言。

  「你以为你是省委书记呀,只不过是一看门的,还想吃燕窝人参啦。」燕妮
一听老公这么说,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吃错了药啊,又发骚了是不是?」老王最听不得老婆说
他是个看门的。早几年,老王在厂里不大不小也做过好一段时间的车间主任,不
过,岁月无情,这几年工厂效益差,流行下岗,就是看门,也还拼了一番老命呢。

  这年月,有点事做就不错了。

  「你妈才发骚,不成器的老东西。」燕妮恶狠狠地冲老王吼了一声。燕妮人
虽年近40,仍是一副淑女态,举止风韵犹存,骂人就象在唱歌。

  「你他妈的今天是欠揍啊,是不是?」军人出身的老王火冒三丈,冲老婆扬
了扬拳头。

  「你来打呀,你来打呀,打死我算了,跟你这样的人过日子,算是倒了八辈
子霉,倒不如死了的好。」燕妮说完这话,嘤嘤地哭了起来。

  「爸,你这人怎么这样,妈,你别哭,我来劝劝爸爸。」小青见父母亲越吵
越离谱,在一旁打起了圆场。

  「我活够了……嗯嗯……」见儿子出来劝架,燕妮心中一下子有了依靠,低
着头掩面进了厨房。

  「爸,都几十年的夫妻了,还有什么好吵的。」小青对父亲说。

  「唉,小青啦,你不晓得,你妈最近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老王望着儿子,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爸,你就让着点吧,妈再过几天,就40了,更年期嘛。」

  老王听儿子这么般说,也不好再辩白什么,埋头喝起豆腐花来。

  吃完早餐,小青就走进卧室给公司的老板娘张小艳打起了电话。

  「喂,小懒虫,你起床啦,我以为你还在挺尸哩,有没有想我呀?」电话那
头,王小艳的嗓门特别地大。

  「哎,你老公又不在家呀?」小青斜倚在床头,亲昵地对着电话筒说。

  「他呀,在家,我现在在公司有点事哩。」

  「今天来我家怎么样,小艳儿?」

  「我都能做你妈了,什么小艳儿不小艳儿的,没大没小……怎么你家没人?」

  「就我妈在,爸出去下棋去了,媳妇回了娘家,放心吧,我的小艳儿。」

  「……那我等会儿来,我挂电话啦。」

  「小淫妇,又忘了,该说一声好听的。」

  「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教你的,小子,就便宜你一次——亲爹,亲亲爹爹。」

  「哎,真乖,爹的小艳儿真乖,呆会儿爹让你的屄心子不开花才怪。」小青
得意地笑了笑,挂了电话。

                (2)

  张小艳进来的时候,燕妮正坐在梳妆台前暗自神伤。镜子里面的脸蛋依然是
那么的艳丽,合身的旗袍,把周身的曲线衬托得恰到好处,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
牛粪上,燕妮望着镜子,心里默默地诅咒着。燕妮原来是老王他们厂里边有名的
美人胚子,依她的条件,本是可以找一个好丈夫的,可当年流行的风气是嫁军人,
她也未能脱俗,一想起往事,燕妮就有些后悔,唉,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燕妮姐,在忙什么呀?」小艳与燕妮曾在一个厂里做过事,俩人很熟。

  「哦,是小艳啦,怎么,今天没去打理生意?」燕妮不喜欢这个女人,故尔
语气也较生硬,这个女人不但长得丑,而且淫贱下流,作风一向不正派,丑人多
作怪,这句话一点不假。

  「今天休息,你没见小青没上班吗?」小艳以前,一直非常嫉恨燕妮,燕妮
的美貌,抢走了她多少风光。不过,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今时不同往日了,
小艳现在一点也不在乎燕妮了,甚至于在她心中,燕妮不过是一个花瓶,哪像她,
到处都能呼风唤雨,下海没几年,就成了一百万富婆。

  「妈,艳姐今天在这儿吃饭,你去买点好菜吧。」小青抚着小艳的腰,对母
亲说。

  「哦,知道了,呆会儿就去。」燕妮站起身来,冲小艳冷笑几声,心里暗骂
道:骚婊子,这回该不会是看上我儿子了吧,唉,小青也真是没出息,这么丑的
女人也要弄。

  小青已和小艳进了卧室。小青的卧室布置得十分新潮,一副巨大而露骨三分
的麦当娜画像,贴在床当面的墙上,墙边还不经意地点缀了一些名人的头像,床
的左边是一个书柜,里面摆放着一些言情书藉,小青这些年靠女人吃饭,看这些
书,对女人的心理揣摸索有帮助。床当头一张小茶几,是全有机玻璃的,显得整
洁而漂亮。

  进了卧室,还未来得及关门,小艳就已倒在了小青的怀里:「亲爹,我让你
今天疼死我。」

  「我去把门关上吧。」小青试图推开小艳两只修饰得像白骨精的爪子的手。

  小艳却等不及了:「干什么,你妈又不是没弄过这事,把门开着,让她见了
直流口水,告诉你,原来呀,在厂里,你爸整天木精打采的,你知道是什么原因
吧,你妈外表娴静,其实骨子里满是骚味。」

  「小婊子,敢侮辱我妈,看我不日死你。」小青见小艳急不可耐,没再坚持,
翻身把小艳压在身下,一阵狂吻。

  其实小艳就是脸蛋生得丑,身材还是蛮不错的,丰富的乳房,撑得那件绿色
的短袖衫鼓鼓襄襄地,至于下半身,那更是没得说,纤细的腰身,恰到好处地衬
托出丰臀的娇艳。

  「今天先弄屁股吧,亲爹,艳儿屁股今天格外地痒。」说话间,小艳已经把
小青的衣服给脱光了。

  「就依你这个小淫妇儿。」小青咬牙切地把小艳双脚只一提,就将她翻到了
床边,然后,他下得床来,将小艳的短裙往上一掀,内裤往旁边一扯,用手握了
鸡巴对着屁眼就日了进去。原来小艳已经骚得没办法,从屄里流出的淫水早将屁
眼给弄湿了,加之其屁眼又常被弄,故尔鸡巴顶进去毫不费力。

  「小畜生,这是啥弄法呀,衣服都不脱。」小艳蹙眉眯眼呻吟之际,颤声调
笑道。

  「这叫插全鸡,乖儿,见识过吧?」小青狠命地抽送了数十下。小艳这淫妇
的屁眼也是怪,竟然会出淫水,且里面其热如火,小青抽送得非常顺畅,而且小
艳的屁眼里面如有虫子咬一般,一紧一缩,压迫得小青鸡巴头爽快不已。

  小青抽送得急,而小艳的手则搔弄得更急,两个手指在屄里面一进一出,口
里呻吟下一堆,亲爹爹不止。

  小青扳住小艳腰身,挺身起落,屁眼中淫水随之而出,到后来逐渐成酱黄色,
臭中带香——小艳为讨男人欢心,去弄她的屁眼,在屁眼里常滴入一些法国香水。

  抽提越急,小艳欲兴越炽,股内爽利之极,在底下回头颤声道:「亲亲爹爹,
女儿这屁股生来就是你的,日得得我好过不得,快活死了。」

  小青边抽提边问:「小淫妇,爹弄得你爽,该怎么谢爹呀?」

  「你急什么呀,你只管把我弄好,包里带了两千块呢,够你小子嫖一阵子了。」

  小青见淫妇这般说,就越发使出手段,把一个枕头掂在淫妇的小肚子下,扯
其左右手让其挺身耸臀,挺铁硬鸡巴尽头而出,尽根而入,只一板一颠,就插弄
得小艳倒快活处,直叫声「亲爹爹,日得我好爽,再狠些些,我魂都被你日没了」,
还转头与小青亲嘴压舌。小青心荡神怡,一连几百下之后,停止不前,喘着粗气,
心想,这淫妇也太难对付了。

  小艳淫情未了,忙娇声说:「挨刀子的,怎么不动了?」

  小青说:「小淫妇,也不让爹歇歇。」

  小艳说:「我不管,你快替我杀痒。」

  小青说:「好吧,老子今天就日你个死,千万别讨饶。」

  小青的鸡巴又粗又长,与黑人相比,也有过之而不及,达八寸。言语间,小
青一发狠,又扳着小艳的屁股一日到根,从容抽送。小艳这时觉得股中胀热,痒
酥不已。连忙说:「亲爹,艳儿里头热胀得很,好难受,再快些。」

  小青狂兴大发,一打到根,提抽顶头,弄得小艳叫死叫活,说:「放开我,
待我迎你几下好尽兴。」

  小青不听,将她的两脚拎起,悬空掇弄。小艳只得两手按床沿,将屁股往后
耸上。小青身强力壮,一连抽送了千百余下,直弄得小艳心飞神荡,股内骚水直
流,到后来竟越来越干涩,小艳顿时觉得屁股有些疼,忙颤声道:「亲亲爹爹,
饶了我罢,弄不得了,再弄屁股坏了。」

  小青笑道:「小淫妇,讨饶了吧,爹就依你这一次。」

  说罢,抽出鸡巴,把小艳的头扳过来,让她给吮弄。

  小艳吮弄片刻,便对小青说:「不行,淫妇我屄里痒得慌,小青爹爹,你还
是日我一个痛快吧。」

  小青笑了笑,说:「死淫妇,把你喂饱还真不容易。」

  于是不由分说将小艳的内裤一扒,把鸡巴没头没脑地往屄里乱塞,小艳说:
「亲爹,你也温柔点,捅得小肚子疼死了。」

  小青边抽送边问小艳:「我二十一,你三十八,叫我亲爹,怎么就这么来劲。」

  小艳却说:「淫妇我就爱这个。」

  不言两人行房。且说燕妮待儿子与小艳走后,在梳妆台前,思及近段时间来,
儿子对自己的轻薄的细节来,不由得浮想联幅,难道他真有那个意思,不会的,
不会的,燕妮在心里不断地圈着一个个问号,又做出一个又一个的否定。那不等
于是禽兽么,儿子毕竟是读过几天大学的人,虽然是自费,起码的论理他还是应
该懂的。该不会是从小对他这方面的约束太少的缘故吧。说实话,燕妮心中最疼
的就是儿子了,从小含在口里都怕化了,八九岁还是她给他洗澡的呢。

  燕妮发了一回呆,思前想后,也得不出一个结果来,最后才想到小青刚才的
交待,哦,差点忘了,买菜,老淫妇,真不是个东西。燕妮直起身来,忽然她刷
地一下脸红了——自己的这身细纱旗袍怎么会有一个浮水印,燕妮低下头,环视
了一下房间,忙把门关了,唉,屄里怎么会出那么多的水,把一条内裤都给弄湿
了,难道……燕妮不敢往下想。

  燕妮匆匆地脱下那身旗袍,把内裤换了,又找了一条露肩连衣裙穿上,说实
话,这把年纪,穿这样的裙子本不适合的,但天热,又有谁在意那么多呢,燕妮
暗想。那条露肩白色连衣裙还是小青媳妇小梅帮买的。虽然燕妮一向与小梅合不
来,但这点好处她还是记得的。连衣裙的上部有些紧,其实尺码也够大了,只不
过燕妮的胸部有些显大。燕妮虽然下了岗,可有儿子疼,保养身体一类的小钱,
还是不缺的,她的乳房还是那么的丰满,乳头硬硬地挺出,根本就不像是已近四
十的样子。

  穿好衣服,燕妮对着镜子又照了三回,这才打开门,悄悄地出了房间。

  刚走到东房门外,也就是儿子小青的房门前时,燕妮只听得一阵唧唧咂咂的
响声,且凶狠之极,似乎有两人在拼命,燕妮向内一瞧,唉呀,只见小艳一只穿
着高跟鞋的右脚握在儿子小青手中,一只同样穿着鞋的左脚则被儿子抗在肩上,
正在那里喊亲爹不停。在瞧儿子小青的鸡巴,又粗又大,比之其老子当年的东西
有过之而无不及。鸡巴在小艳的屄内抽送出入,就象一条大蟒蛇在钻洞一般,又
急又快,将屄门两片淫肉弄得翻上翻下,吞吐不绝,连白浆子都出来了。

  小艳真是个骚货,真的是勾上我儿子了,便宜这个婊子了。燕妮觉得有些气
愤,同时下身有些痒痒不已。燕妮这才晓得,那响声原来是淫水在作怪。燕妮很
想走开,但脚却没有挪动,正在这时,小艳星眼斜视,粉脸通红,身子也如绵花
一般,无力迎送,口里上气不接下气地乱七八糟地喊着亲爹爹,呻吟下一堆。

  「真是个骚婊子养的,叫我儿子为亲爹,让我儿子日屄,老娘我不就是你的
奶奶了吗?」燕妮恨恨自言自语道。

  再看儿子小青,忽将小艳的两腿掀起,发狠地抽提,一下快似一下,如打桩
机一般,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哦,要是这鸡巴能够插在……

  燕妮胡思之间,小艳两只三角眼已迷成一条线,两手死死地扳住小青的肩,
大声叫道:「我的亲爹,我的小青亲爹,淫妇我今日是活不成了。」

  叫罢将头在枕头上来回滚了几下,鼻中声息似有若无,像昏死过去的样子,
脸色看上去也变黄了,显得更加难看。燕妮这时那里还挨得住,隔着衣服,摸了
摸下身,觉得汪洋一片,连忙又跑回自己房间,把门一关,用手将裙子一翻,手
指就捅进了屄里,才抽送了几下,就大泄不止,口里下意识地喊了一声:「我的
乖青儿,哦,好快活。」

  燕妮泄过之后,身体一软,摊倒在了床上。半晌,才从那种飞天入地的快感
中平息下来,又想起了要出去买菜,急忙从衣柜里找了一条牛仔裤换上,那条牛
仔裤又紧又硬,包得屁服紧绷绷的,但燕妮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换好衣服,急步
越过儿子的房门,哗地一声打开大厅的门,又砰地一声关上,逃似地下楼去了。

                (3)

  菜场就在住宅小区的旁边不远处,可燕妮却足足走了近半刻钟。燕妮走路的
样子很优雅,屁股有节奏地一扭一扭,胸部一跳一跳地,就像是慢拍子的踢踏舞。

  我这是怎么了?燕妮无心关心街上的一切,也无心注意街上行人的目光。以
往燕妮不是这样子的,散步的兴趣很浓,吸引众多的眼球,那种自豪感是无法用
语言能够表达的。

  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虚荣心,但身体是上天给的,又有什么好责备的呢,
况且,真女人一上街,就是该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燕妮当年之所以能够在厂长
里做宣传队的台柱子,恐怕也正是基于如此心理,但燕妮绝不轻浮,她是有文化
的人,读过高中,平时的爱好之一就是看书,儿子小青房间里的那些言情书,她
通读过的。

  老淫妇,做那事竟然连门都不关,骚屄!燕妮自己也不理解自己心中怎么装
有如此强烈的恨。恨的同时,燕妮的脑海中又无时无刻不显现儿子的身影,特别
是那玩意儿。

  「哦……」燕妮轻轻地呻吟了一声,不由得全身一颤,下身顿时又变得凉丝
丝的。

  怎么,我,我……又湿了,小青,全都是你害的——不,不,小青,不是你,
不可能是你,我怎么哪,我怎么哪,小青,你是不是真有那方面的意思,你个小
畜生,害得我好惨,和老淫妇做那事,门都不关,莫非是你的主意,是不是又想
害妈呀……小青,小青,小青爹爹……啊,燕妮脸又腾地红了,我怎么又把儿子
也叫爹,我怎么做人啦,我……小青,我恨你,哟,不对,我是恨小艳这个骚婊
子。

  忽然,燕妮只觉得眼前似乎有一道巨大的墙壁,我是撞到了鬼吧,恍忽间,
燕妮只听得一把粗鲁的声音,冲着她的脸气势汹汹而来:「骚婆娘,你想死呀,
走路也低着头干鸟!」

  一阵口臭味,熏得燕妮差点昏劂过去,男人的大骂声顿时把她从胡思乱想中
惊醒过来:「啊……真不好意思,SORRY ,我不是故意的。」

  燕妮的声音娇滴滴地,男人当然很受用,没再难为她。燕妮长舒一口气,抬
头一望,哦,已经在菜场了!越老越糊涂了哦。

  中午,饭桌上的气氛倒是挺不错,小青忙不叠地给小艳夹菜,间中也给母亲
燕妮来一下子。至于父亲老王,小青向来是看不起的,一个看大门的,又因是行
武出身,没文化,说出去都丢死人。小青觉得有时候,老父亲比小艳的老公还差
劲,小艳的老公复员时,至少还是一营长,虽然是个残疾——下肢没了,但这些
年来,小艳凭着老公的关系网,在外面何等地风光,唉,老妈是不幸的,我呢,
当然也是不幸者。

  燕妮看儿子那样给小艳献殷情,有些看不惯,把筷子在碗边弄得叮叮直响。

  小艳却只当没看见,一边给小青使眼色,一边在下边用脚轻踹小青的裆部。
小青看了看母亲,笑了笑,说:「妈,小艳是客人,你不要小心眼。」

  儿子这话,让燕妮非常委屈,他怎么竟然说出如此的话来伤我的心,燕妮沈
默不语,眼色变得有些湿润,三口两口地扒完碗中的饭菜,就进了厨房。

  母亲的一举一动,小青都看在眼里:「妈的脾气是越来越坏了,嘿,都怪老
爸没用,才50多岁,就不行了,女人缺了那方面的事,脾气不坏才怪。」

  小青想到这里,在一次在心底下定决心,今晚上娱乐城无论如何也要把母亲
带上:做儿子的,有责任敬一分孝心,小林子,好久不见了,让他来安慰安慰老
妈吧,但,这些天来,我的一切努力是不是有所进展呢,母亲在那方面会不会放
得开,她该不会拒绝小林子吧,小林子可是一只很优秀的鸭子,屁股白嫩,长相
像女孩子,俊得惹人心疼,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哦,对了,小林子的屁服好长
一段时间不日了,这小林子,这些天,不知道又在何哪此骚女人臭男人鬼混。

  小青不像那种鸭子,相对来说,他算不上很职业,顶多不过是一二爷,自从
小艳包了他之后,他才晓得一个男人,挣钱其实也挺容易,又有得快活,又有得
钱赚,有什么不好。二爷,说起来难听,但当起来也没什么坏处。

  「小张,你们公司现在情况还好吧?」老王在一这没话找话。

  「还可以,马马虎虎,现在这生意真是难做呀。」小艳头也没抬。

  「小青表现还可以吧?」

  「可以,能么会不可以呢,你说,小青是吧?」小艳向小青抛了一个媚眼。

  哼,这婊子,说好2000,却只带1000来,不行,下次得想过办法,吊吊她的
胃口。小青向小艳点点头,夹起一块鸡屁股放入嘴里,连声说:「这土鸡屁股的
味道就是好。」

  说着,冲小艳一笑。

  小青在小艳的公司里,其实是一打杂的,不过,凭着两人的这层关系,小青
在公司的地位也不错,没有敢瞧不起他。小青自己也清楚,张小艳的公司,说是
经营什么钢管器材,实际上不过是一骗人的仲介公司,挂洋头卖狗肉,但这也没
关系,反正自己铁了心,要把小艳的身体钱财掏光。

  「迟早我会让她死在我的鸡巴下,这老骚货,今天在床上竟然开老妈的玩笑,
说什么你妈那样漂亮,四十如狼,肯定耐不得寂寞,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怎么不
安慰一下你老妈呀之类的脏话。真不知道这老骚货是什么心理,你同你儿子才做
那事呢。」小青想到这,便有些气不过,但说实在的,小青近几天在与妈妈的调
情中,也不是没想到过这事,但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小青倒是会做的。

  小艳与老王搭上了腔,就没完没了,小艳这人就是想在老王一家子面前显摆,
特别是燕妮,她根本就是存心报复燕妮才勾小青的:有钱,我什么都可以做到,
你清高,我就让你难尴,别忘了原来在厂里面,你是怎么瞧不起我的。嫁给一残
疾,那是光荣,拥军,你们懂吗?

  小青见父亲跟小艳谈得起劲,不再理他们,拿着碗进厨房盛汤。

  燕妮正站在厨房的洗菜池前暗然神伤。

  「妈,你别太伤心了,我不是有意的。」小青把碗放在一边,从背后亲昵地
搂住母亲,「妈,你的屁股今天显得特别地惹火。」

  「去你的,小艳的才好哩。」燕妮轻轻地说,并随手把厨房的门给关上了。

  小青的手隔着牛仔裤,抚摸起母亲的屁股来:「妈,舒服吧?」

  「嗯,嗯……」燕妮发出如蚊般的鸣叫,手不由自主地竟向儿子的裆部移去。

  然而,一接触到那个部位,她的手又立即收回来了。

  「妈,我的鸡巴大呢,听小艳讲,爸爸的肾亏,是你给害的,妈,想不到你
这么厉害。」小青紧紧地搂住母亲,两手捏弄起她的两只豪乳来,将裆部靠着那
美妙绝伦的屁股,轻轻地摩擦。

  「小青,你到底想干什么,妈只讨你一句话……」燕妮扭过头来,瞪着两只
丹凤眼望着儿子,一股欲火从屄门边开始漫向全身——燕妮不知道想听到儿子的
什么真心话,对于这一点,她没有把握,因此一颗芳心如兔子般跳上跳下。

  「不干什么,妈,我只想让你好,好好地孝敬您。」小青的鸡巴硬得象铁,
虽然隔着厚厚的衣服,燕妮仍然感觉得到。

  「鸡……巴好大,好热,哦,我好热,小青,小青哥哥,不,小青爹爹,你
真是害死妈了,妈好想和你……」燕妮心里边乱成一团麻,又不好意思开口表白,
神智不清之间,她的手重重的插进儿子与自己屁股的空隙间,按了按儿子的鸡巴,
「妈想要,妈好想要你……」

  燕妮终于说出了口,但声音特别小。

  「妈,你终于想通了,好,很好,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呀,妈,你早应该想通
的,晚上跟我出去好吗,去大享娱乐城,小林子在那儿,你应该认得,他是爸爸
老战友的儿子,长得蛮耐看的。」

  「好,妈答应你,嗯,妈忍不住了,小青,妈忍不住了。」欲火已经烧得燕
妮神智不清,她猛地转过身,一把将牛仔裤往下一拉,扯开那条红色的三角裤,
手熟练地拉开儿子的裤裆的拉链,然后紧紧地把头埋进儿子的怀里,屄门靠近鸡
巴头就是一阵乱磨。

  「小青,你动啊,你挺啊,像上午对小骚货那样……妈给你,妈给你,妈熬
不住了。」燕妮的屁股此时象小摆钟,左右摇晃着。

  「妈,妈,不行,你想到哪儿去了,等晚上吧,妈,不行啦,哦……」一切
都晚了,燕妮见儿子不动,屁股往前一挺,鸡巴就插进去了半截,随之,燕妮一
阵痉挛,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喂,老婆,把汤盛出来吧,小青,怎么那么久呀,快来陪小张吧。」老王
的嗓门总是那么大,那么粗。

  「妈,记住,晚上跟我去,小林子会让你快活的。」小青听到父亲的叫声,
赶紧推开母亲,把拉链涮地一声拉上。

  「什么,小林子,小青,你说什么小林子,妈不明白。」燕妮听儿子这么说,
呆住了。

  「反正今天晚上,你要放开些,穿那套低胸晚装,妈,快盛汤吧。」小青重
新拿起了碗。

  「哦,妈一定和你去,不过,在家也不错呀,为什么一定要去那鬼地方呢?」

  燕妮依然没有从梦中醒过来,还以为儿子今晚要同她日屄哩。

  「那地方服务好,妈,你去了包准高兴。走,我们出去。」

  燕妮提着一煲汤就准备跟儿子后面走。

  「啊,天啦……」啪的一声,燕妮惊惶失措失措,一煲汤摔在了地上,「小
青,别,别,别开门,我的裤子……」

                (4)

  小梅被儿子的哭声给惊醒过来的,她想立即抓起来给孩子喂奶,可是又感到
全身无力,爹也太狠了,吃那药一吃就是三粒,日得人死去活来。

  「小梅儿,你醒了,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哩,」李老爹一身排骨,赤条条地横
躺在小梅的身边,嘻嘻地淫笑着,「你没忘刚才答应过我的事吧?」

  「你就记得那事,老不死的东西,莫非想一脚踢开女儿不成?」小梅抱起半
岁大的儿子,把乳头往他口里塞。

  「你公公不行了,叫你婆婆一个大美人怎么过日子,她对你不好,我看也不
是有意的,女人缺人日,当然脾气不会好到哪儿去,爹这也是帮你。」李老爹一
仰身,坐在了床上。

  「老东西,少跟我左一个爹,又一个爹的,刚才你叫我什么来着?」小梅嗔
怒着,伸手捏了一下李老爹的那软下去的鸡巴。

  「唉哟,我的好亲妈,你的贵儿没犯什么错呀,怎么那么狠啦?」李老爹名
大贵,是小李庄的无赖,老了都不务正业,靠女儿吃饭,也真难为他了,他老婆
子死得早,是他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小梅扶养成人的。

  「乖儿子,女儿都做你妈了,我就替你在婆婆面前提提吧。」小梅拍拍她爹
的屁股。

  「不过,这事不一定能成,你知道的,小青不喜欢我,都是你害的,让我去
做什么舞厅小姐。」小梅说。

  「你爹没本事,但还是有能力帮你弄到老公的,你在小青家也不错呀,有吃
有喝,东不担西不愁的,而且还替爹养了一个好儿子,」李老爹说着,摸了摸小
家伙的头,「嗯,蛮像我的,小青难道就没看出来。」

  小梅原本是农家人,后来到城里做舞厅小姐,有一年,小青放假回来,和朋
友一起上舞厅玩,和她好了一回,小梅见小青长得也不错,便留了一个心眼,回
去与爹一合计,把肚子里早就种好的种,稼祸给了小青,小青没办法,只好与她
成了亲。

  李老爹见细娃吃奶吃得欢,童心大发,便也凑上去,冲小梅淫笑道:「梅儿,
爹也要吃。」

  「去去去,又来了,老不长进,我是你妈。」小梅说罢看着她爹,嘻嘻一笑。

  「亲妈,亲亲妈,儿子是你屄里下出来的种,就让我吃一口吧。」李老爹装
出一副撒娇的样子,像一只丑陋的虾公。

  「哎,乖儿子,来吃吧,我有两个乖宝宝哦。」

  「小弟弟,我跟你一块吃妈的奶,你愿意吗?」李老爹一把咬住奶头,大口
大口地吮吸起来。

  小梅见爹如此模样,淫兴大发,对李老爹说:「乖儿,娘的乖儿,我喂饱了
你们两兄弟,你也要把我喂饱呀。」

  李老爹说:「我的亲妈哦,你就饶了爹吧,你那屄生了这小子,变得宽敞了
许多,爹弄起来,也没多大趣。」

  小梅听爹这么说,猛地打了他一个耳光:「怎么啦,想那个骚货啦,觉得你
妈的屄不行了没味了是不是,打老娘九岁开始,十几年来,你可一直说老娘的屄
是天底下最好日的。」

  李老爹见女儿发火,忙诌言道:「亲妈,我的亲亲妈,儿不是这个意思,儿
是想侍候好妈的屁股。」

  小梅转而一笑,把胸前的娃娃往大床旁边的小床上一丢,翻身趴下,说:「
这才是乖儿子,娘的屁股正痒着哩。」

  父女两个纠缠在一起……

  夏天的午后,乡村格外宁静,农家人该忙的上午都忙完了,都在家睡歇息。

  乡村的生活就是这样,面朝黄土,背向青天,上午忙,下午闲,年年如斯。

  淫欲过后,李老爹把女儿小梅搂在怀里,静静地躺在床上。小梅这几天回来,
没日没夜地同爹弄,身子骨的承受能力也大不如从前了,浑身如刚从地里采来的
绵花,软软地,动也动不得。小梅的人并没有睡去,她在想如何在婆婆燕妮地面
前提爹说的那事。事实上,她是绝对没胆子提的,婆婆燕妮本来就不喜欢她,加
之小青也把她看作是一附属品,从不把她当人看,这事只怕是成不了,何况婆婆
一向清高得很,哪里看得上爹这个丑八怪,退一步说,这也是逆伦之事呀,公公
人还在,婆婆敢红杏出墙,爹真是没头脑。

  「对了,好几天没打电话了,明天要回去,打个电话吧。」小梅缓缓地伸出
一只手,拿起小青给买的手机。

  小梅的顾虑不是多余的,燕妮从来就不喜欢小梅,舞厅小姐,再漂亮又有何
用,名义上不好听。要是燕妮喜欢这个媳妇,早把她爹从农村迁到城市一块住了,
李老爹孤身一个,一把年纪的人,一天能耗费多少粮食。

                (5)

  小梅的电话,是燕妮接的。燕妮是被电话给吵醒的,所以接电话的时候,有
点恼火:「知道了,知道了,我告诉小青一声。鸡婆,怎么不呆在那臭地方和你
那不成器的爹一块过日子,想害我儿子呀,不就是想做城里人吗,真是无脸皮,
死活赖在我家不走,要是我,早喝药水死了。」

  听小梅要回来,接完电话的燕妮心中就有气。

  「妈,我爹他想来看看你们。」

  「那就让他来吧,都快60的人了,还活得了几天。」

  老不死的丑八怪又要来,看来又要让我忙了,乡下人就是脏,李大鬼呀,李
大鬼,你怎么还不死,想害死我儿子呀,哼,你们父女俩没一个是好东西——燕
妮嘴里说的是一套,心理想的却是另一套。

  「妈,小青还好吧?」

  「哦,你还记得这个家呀,一回去就那么多天。」

                ……

  听完电话,燕妮看看表,已是5 点于是起床坐在梳妆台前,像燕妮这样的美
人胚子,不用化妆也是美丽迷人的,可不化妆,毕竟呈现在人面前的,只是一个
素雅的女人,就像田野上的那些不起眼的花,这不合乎是燕妮的心理。女人都是
有秘密的,燕妮知道,自已其实是一个极其淫荡的女人,一个八岁就懂得了性事
的女人,骨子里怎会没有淫贱的成份呢。

  燕妮嫁给老王的时候,真正的年龄是16岁,当然,之所以结婚,那是因为肚
子里怀了毛毛,也即是小青的姐姐王春欣。老王当年也的确是一表人才,高大而
魁梧,要不燕妮也不会嫁给他,燕妮出身于书香世家,打小就看过《金瓶梅》《
浪史》之类的禁书,女人的直觉使得明白一个道理:军人受过特殊训练,在床上
的能力一定不差——燕妮并非是拥军,她喜欢的只是军人的那杆枪——唉,往事
不堪回首,老王,你咋就这么不争气哟,害得我守几个活寡。

  燕妮化的是浓妆,猩红的嘴,略带几许不羁的眉,把那双勾魂的眼睛烘托得
媚看十足,三十年上海艳星的扮相,应该能让你满意吧,小青。燕妮思及小青这
两个字,就一阵心慌意乱。恍然间,燕妮部起身来,脱下衣服,赤条条地站在大
衣柜前的那面镱子面前,微微叹息道:「唉,也不怪小青那么说,这副好肉身还
真的给耽搁太久了,是的,今天晚上我再也不扮什么淑女啦,小青,小青爹爹,
娘要在床上彻底征服你。」

  燕妮很渴望,做个坏女人,像小艳那样,活得也并不比淑女差嘛,长期以来,
燕妮自我压抑太狠了,以至于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变态了,看什么都不顺眼,不是
恋态才怪!

  鹅颈纤腰,丰臀肥乳,大腿光洁如莹,修长而性感——看着镜中的那个欲火
女郎,燕妮的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了两腿间的那道狭长的细沟上。燕妮不喜欢阴毛,
几天就修理一次,将阴毛剃得精光,是她多年来的化妆事项之一:小青,我就是
你的白虎星,你不跪拜在我的下才怪哩,当初,生你那阵时,你害得娘的好惨,
现在我要你在进去,再回到老家,而且,而且,我还要你在那里面播种,对了,
娘把环消消地取了,我们两个是天造地合的一对,你英俊,我漂亮,生出来的仔
一定优秀!

  「嘿,我这是怎么了,难道忘了淑女的身份吗,况且,自儿子日屄,那是天
底下最丑恶的事呀,燕妮,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真的是一个鸡巴崇拜狂,是的,
小青,小青爹爹,你的鸡巴不亏是天下第一号,可,可,我为什么偏是你的母亲
呢?」燕妮轻轻地挥手打了自己的脸几下,从幻象中清醒过来,在衣柜中挑了一
条黑色蕾丝三角裤,开始武装自己的肉体。

                (6)

  少年常去那家啤酒屋,他是啤酒屋里最年轻也是最执着的一位顾客,是一名
资深的酒客,是的,一个有性障碍的有钱人家的少爷,除了酒,还能有什么最能
使他得到解脱呢。少年是啤酒屋中的名人,这是不争的事实,一个人的老爸是市
残协的主席,一个人的老妈是百万富婆,一个人能从早上酒屋开门一直喝到晚上
关门,而且不醉,怎不是名人。

  少年之所以成为啤酒屋里的名人的另一个原因,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这
秘密除了天知地知,就只有少年与其母亲知道。少年是不缺钱花的,他的母亲很
疼他。少年的圈子很小,除了啤酒屋之外,只有练歌房、桑拿浴、咖啡屋等少数
几样可以给他带来欢笑的场所。当然,一个有着性障碍的17岁少年,在这些场所,
也有着刻骨铭心的痛苦。只不过,这痛苦,他无法述说罢了。

  「张老板,他在那,小龙在那。」在大众场合,小青称小艳为老板,这是一
种约定束成,也是世俗的要求。

  「哦,我晓得了,你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小艳扭着屁股向少年所坐的
桌子走过去,或许由于她打扮得特别地风骚,虽然相貌差一点,可还是引来众多
的目光。

  「小龙,今天晚上,跟我到星海娱乐城去散散心吧,别喝了。」

  少年低着头,仍一杯接着一杯,似乎当母亲不存在一般。

  「小龙,妈求你了,你这样下去,叫妈怎么活呀?」

  「你别管我,你不是活得很好吗,那个小子是什么玩意?」小年沈默良久,
才挤出了这句话。

  「你别多想,他是我的一名职工,今天妈带他和他的母亲一起去娱乐城,你
也去吧。」

  「我还能想什么吗,不想你还不是照样快乐,那地方有啥好玩的,我不感兴
趣,你们去吧。」

  「……小龙,妈知道你心里苦,妈对不住你,是妈害了你,妈求你了,去吧。」

  「我不去,你走开。」少年有些不耐烦。

  小艳在桌边站了片刻,见儿子纹丝不动,无奈地走开了。

  「小龙现在咋变得这样了,以前都好好的呀?」小青见回来时小艳一个人,
问道。

  「唉,我们走吧。」小艳叹了叹气。

上一篇:[兽欲之淫欲姐妹]1

下一篇:[真实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