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夜

时间:2019-05-21 阅读量:加载中 来源:




 
>一.

台 风 登 陆 了.

中 南 部 被 贝 丝 小 姐 的 淫 威 肆 虐.阵 风 阵 雨- 有 如 万 马 奔

腾.风 的 呼 啸 声,豪 雨 的 哗 啦 声,车 站 玻 璃 吱 吱 声,像 无

数 的 鎚 子 敲 着 我 的 心.

我 同 赖 惠 美 紧 紧 贴 在 一 起,她 的 右 臂 拦 着 我 的 腰,手 紧

紧 的 抓 着 我 的 衣 服.她 比 我 矮 着 半 个 头,这 时 因 为 气 候 突

然 变 冷 了,她 缩 着 身,我 的 左 臂 搭 在 她 的 肩 上,恰 好 她 的

右 肩 抵 在 我 的 左 乳 上.

这 小 女 人,周 身 发 着 抖.她 没 有 我 的 身 体 高 大 结 实.我

们 俩,同 在 一 所 女 中 之 高 中 部 读 书,而 且 也 是 同 班 的 同 学

,说 得 再 亲 热 一 点,我 们 是 邻 居,由 小 学 一 直 到 高 中,我

比 她 大 一 岁.

「 月 姐,我 有 些 冷! 」

虽 然 我 不 像 她 周 身 发 抖,但 是 也 觉 得 冷 冷 的,於 是 我 把

她 搂 得 更 紧 一 些.我 该 怎 样 回 答 她 呢?

车 站 的 挂 钟 已 是 七 点 钟 了.

车 站 除 了 售 票 员 与 职 员 们 外,只 有 我 们 斜 对 面,站 着 一

个 英 俊 的 青 年.其 他 的 旅 客 纷 纷 离 开,迳 自 去 找 旅 馆 休 息

.我 知 道 我 口 袋 中,还 有 三 张 一 元 的 钞 票,莫 说 住 旅 馆,

就 是 一 碗 米 粉,我 也 得 同 惠 美 俩 分 食.

这 情 景,越 想 越 觉 得 可 怕 起 来.

车 站 中 的 灯 光 熄 了,只 有 售 票 处,在 风 中 摇 曳 着 烛 光,

那 烛 光 是 昏 暗 的,更 显 得 车 站 阴 森 恐 怖.

「 小 姐,你 们 是 到 那 里 去? 」

我 听 到 有 人 在 右 边 向 我 搭 讪,暗 吃 一 惊.转 脸 一 看,不

就 是 站 在 斜 对 面 的 那 位 英 俊 的 青 年.

我 向 他 几 乎 是 鄙 视 的 一 目,见 他 满 脸 笑 容,不 回 答 他 觉

得 不 好 意 思,於 是 淡 淡 的 笑 了 笑,说 道:

「 我 们 去 嘉 义! 」

「 我 也 是 去 嘉 义! 可 是 真 要 命,车 子 瘫 痪 在 这 里! 」

「 只 怕 车 子 不 走 了! 」

「 看 情 形 是 不 会 走 了,还 是 早 点 找 旅 馆 住 下 来! 」

他 提 起 旅 馆,我 的 心 便 有 些 活 动 起 来.同 时,我 与 惠 美

并 非 穷 人 家 子 弟,如 能 向 他 暂 时 借 十 几 块 钱,到 嘉 义 不 是

就 可 还 他.可 是,我 是 一 个 女 子,他 是 一 个 陌 生 男 人,这

怎 能 说 出 口?

这 时,我 发 现 惠 美 抖 得 很 厉 害,假 若 她 冻 病 了,该 怎 样

好.那 英 俊 的 青 年 见 我 沉 吟 不 语,便 说 道:

「 出 门 嘛,往 往 会 遇 到 意 外,是 吗? 」

「 只 怕 是 啊! 」 我 听 他 的 口 音,是 大 陆 郎,我 便 接 着 说

道 : 「 你 们 在 大 陆 上 有 句 俗 语 : 在 家 千 日 好,出 门 一 时 难

.这 真 是 我 们 此 刻 最 好 的 写 照,是 不 是? 」

「 嗯! 」 他 闪 闪 眼,盯 着 我,问 道 : 「 她 是 你 妹 妹! 」

「 我 的 同 学! 」

「 她 身 体 不 好,别 冻 出 病 来! 」

「 我 也 是 耽 着 心,火 车 怕 是 不 会 开 了! 」

「 不 会 的,我 已 经 问 过 站 长.你 看 旅 客 不 是 走 完 了 吗?

我 看 你 们 没 有 离 开..... 」

「 怕 我 们 没 有 钱 住 旅 社,是 不 是? 」 我 巧 妙 的 问.

「 喔,不 是 这 个 意 思.出 门 往 往 会 遇 到 意 外.譬 如 说 路

上 遇 到 扒 手,或 是 不 小 心 把 钱 丢 了.有 时 也 会 不 注 意 把 钱

用 过 了 头,一 旦 遇 到 意 外,就..... 」

「 你 很 聪 明.」 我 笑 道 : 「 我 们 把 钱 用 过 了 头,心 想 七

八 点 钟 便 可 到 嘉 义,谁 知 道..... 」

我 不 禁 脸 上 发 烧,我 不 知 道 为 甚 麽 会 讲 出 这 话 来.他 截

断 我 的 话,说 : 「 反 正 我 们 都 是 去 嘉 义,又 是 在 风 雨 中 遇

到,你 们 要 是 放 心 我,那 就 一 起 去 找 间 旅 馆 住 下 来.在 车

站 里 终 归 不 好! 」

我 这 时 犹 豫,旁 徨,该 不 该 同 这 位 陌 生 男 人 到 旅 馆 去.

会 不 会 发 生.....

想 到 那 些 强 奸 的 事 情,我 的 心 里 袭 上 了 一 股 寒 意.我 向

他 瞄 了 一 眼,见 这 个 青 年 人 很 忠 厚,不 像 是 油 头 粉 面 的 摧

花 杀 手,於 是 我 大 胆 的 回 答 他.

「 费 用 多 少,到 了 嘉 义 之 後,如 数 奉 还,不 然,我 们 只

好 在 车 站 呆 上 一 夜! 」

他 笑 了 笑,点 了 点 头.

於 是,我 们 到 了 车 站 门 口,雨 下 得 很 大,风 几 乎 把 我 们

吹 倒.那 陌 生 的 男 人,伸 手 扶 着 我.他 那 有 力 的 臂 膀,与

炙 热 的 手 掌,触 到 我 的 背,便 觉 到 有 种 奇 异 的 感 觉.风 雨

中,有 一 辆 三 轮 车,缓 缓 的 驶 了 过 来.

「 三 轮 车! 三 轮 车! 」 他 高 声 的 呼 喊 着.

三 轮 车 夫 听 到 他 的 呼 喊 声,便 奔 了 过 来.

他 扶 着 我 们 进 了 三 轮 车,他 也 跃 了 上 来.

惠 美 的 纤 手 僵 冷.她 一 句 话 都 没 有 讲,我 把 他 抱 在 怀 中

,坐 在 膝 上.那 陌 生 的 男 子,坐 在 我 左 边.

「 先 生,到 那 家 旅 社? 」

「 那 家 有 房 间,就 到 那 一 家! 」 他 吩 咐 着,显 然 他 也 是

没 有 到 过 斗 六.

三 轮 车 在 风 雨 中 移 动 了,走 的 很 缓 慢,我 们 彼 此 通 了 姓

名,那 陌 生 男 人 姓 张,叫 华 山.

车 子 颠 颇 得 非 常 厉 害,我 们 贴 身 做 着,他 说 :

「 你 把 你 同 学 让 我 抱 着,你 会 舒 服 点! 」

那 怎 麽 行,惠 美 也 十 七 岁 了,又 不 是 小 孩 子,但 是 张 华

山 可 能 并 非 要 沾 沾 便 宜,或 许 他 是 出 於 至 诚,认 为 惠 美 冻

病 了.我 抱 着 她 会 吃 力.这 是 他 对 我 的 关 怀.惠 美 悄 悄 的

捏 了 我 一 把,当 然 我 知 道 她 不 许 我 将 她 让 他 抱 着,我 只 好

拒 绝 了.

可 是,他 右 臂 伸 了 过 来,把 我 的 腰 拦 住.

我 扭 动 了 一 下,突 然 车 子 一 幌,我 不 由 得 便 倒 在 他 身 上

.那 只 一 刹 间,忙 的 又 坐 好,但 是,我 们 却 贴 得 更 紧 了 些



男 女 间,太 奇 妙 了.我 们 贴 紧 後,觉 得 他 身 上 的 热 流 一

股 一 股 的 挤 向 我 的 血 管,周 身 的 血 似 乎 流 动 也 快 了,寒 气

完 全 被 驱 除 了.

他 拦 着 我 的 腰,并 没 有 不 老 实,揉 呀 摸 呀 的 心 想 : 他 真

的 怕 我 们 跌 出 车 外 去.因 为 这 时 风 吹 得 三 轮 车,像 摇 篮 一

样.

一 连 走 了 两 家 旅 社,都 是 没 有 房 间,最 後 我 出 了 个 主 意

,叫 车 夫 拉 到 离 车 站 远,而 且 又 小 的 旅 社,恐 怕 会 有 房 间

.车 夫 便 照 着 做.走 了 很 久,我 们 一 直 在 沉 默 中.虽 然 没

有 讲 话,可 是 张 华 山 的 左 手 又 伸 了 过 来.

大 概 是 他 找 错 了 对 象,摸 到 惠 美 的 手,听 到 惠 美 抬 手 打

他 手 的 声 音.虽 然 外 面 的 风 雨 很 大,仍 然 听 得 到.惠 美 咬

耳 对 我 低 声 的 说 道 :

「 月 姐,他 不 老 实 嘛! 」

「 男 人 们 都 是 这 样 坏! 」 我 回 答 道.

张 华 山 大 概 没 有 听 到 我 们 讲 的 话,不 久,他 终 於 找 到 我

的 左 臂.他 捏 着 我 的 左 臂,那 样 轻 微,比 他 那 右 掌 拦 住 腰

间 的 滋 味 更 觉 不 同,不 只 有 些 痒 痒 的,而 且 好 像 有 股 电 流

,在 一 刹 间 流 遍 周 身.

我 同 惠 美 两 人,各 人 有 各 人 的 美,她 是 一 个 小 家 碧 玉,

生 得 小 巧 玲 珑,皮 肤 白 皙,一 对 水 汪 汪 的 眼 睛,往 往 深 情

的 看 看 面 前 的 人.我,比 她 高,皮 肤 比 她 稍 黑 一 些.但 是

我 喜 欢 我 的 皮 肤,同 学 都 叫 我 黑 凤,实 际,全 校 几 百 位 同

学,都 异 口 同 声 说 我 是 最 美 的.

因 为 我 很 健 美,发 育 得 早,一 对 乳 峰,高 高 的 翘 起 来,

尤 其 穿 着 一 件 单 薄 的 上 衣,更 显 得 凸 出 得 紧.

张 华 山 内 心 想 起 来 也 很 紧 张,好 像 不 是 一 个 老 油 条,说

不 定 还 是 一 个 童 子,他 捏 着 我 的 手 有 些 抖,他 为 甚 麽 发 抖

呢? 大 概 是 他 恐 怕 我 们 喊 叫,所 引 起 的 内 心 恐 惧,要 不 便

是 性 慾 过 份 的 冲 动.

要 是 他 为 怕 我 们 喊 叫 而 发 抖 的 话,他 才 是 傻 子.一 个 处

女,往 往 最 能 吃 哑 巴 亏,一 方 面 由 於 她 怕 羞,再 方 面,如

果 不 是 太 过 份,她 很 希 望 这 份 享 受.因 为 男 人 的 一 切,都

会 使 人 得 到 享 受 的.

他 这 样 捏 着,手 指 慢 慢 不 抖 了.他 捏 的 部 份,偏 巧 又 靠

近 我 的 左 乳 峰,说 句 不 好 听 的 话,张 华 山 是 一 个 贪 得 无 厌

,得 寸 进 尺 的 男 人.从 好 的 方 面 想,他 很 懂 得 女 人 心 理.

车 外 的 风 雨,我 都 不 去 想,甚 至 於 三 轮 车 翻 了,我 都 不

愿 耽 心,我 一 直 在 注 意 着 他 的 进 一 步 动 作,我 觉 得 这 种 偷

偷 摸 摸 的 事,怪 有 趣 味,是 神 秘 的,也 是 装 傻 的.你 如 能

装 傻,便 觉 得 很 满 足.

所 料 一 点 不 假,他 的 指 头 随 着 车 子 的 颠 颇,向 我 的 左 乳

峰 移 动 着.那 麽 深 徐,他 轻 轻 一 触 之 後,便 缩 了 回 去.我

简 直 要 骂 他 胆 怯 鬼 了.你 若 是 一 个 女 人,你 一 定 可 以 感 到

这 中 间 的 微 妙,他 虽 然 轻 轻 一 触,但 我 周 身 像 触 了 电,不

觉 一 麻.很 想 一 把 抓 过 他 的 手,让 他 捏 着 我 那 硬 崩 崩 的 乳

峰,可 是,我 是 一 个 处 女,有 着 女 性 的 尊 严 与 羞 臊.即 使

是 初 婚 之 夜,也 不 愿 意 这 样 做.

片 刻 之 後,他 的 指 头 悄 悄 的 伸 了 过 来,这 一 次 他 没 有 缩

回 去,却 静 静 的 放 在 我 的 乳 峰 上.大 约 一 秒 钟,他 的 五 个

手 指 带 掌,全 放 在 上 面.我 真 恨 他,那 种 奇 痒,滚 热,周

身 发 麻 的 味 道 真 不 好 受.他 要 真 的 用 力 捏 一 下,我 想 那 会

很 疼,感 觉 可 也 不 同 了.

他 用 手 轻 轻 的 揉 着,五 个 指 头,徐 徐 捏 着,一 刹 时 周 身

起 了 极 大 的 变 化,首 先 觉 得 轰 轰 然,四 肢 松 软,皮 肤 神 经

,却 是 空 无 一 物,乳 头 小 嘴,硬 了 起 来,立 刻 觉 得 一 股 热

流,由 丹 田 向 下 墬.

该 死,这 个 要 命 的 关 头,他 却 突 然 把 手 缩 回 去,我 真 想

一 刀 宰 了 他.这 个 短 命 鬼,正 是 好 受 时,他 却 把 手 拿 开.

这 时,我 不 知 我 是 愚 蠢,还 是 聪 明,我 用 腿 碰 了 他 的 腿

一 下,那 是 很 自 然 的,是 随 着 车 的 摇 动.同 时,我 不 由 一

动 手,恰 好 摸 着 惠 美 的 乳 峰,她 骂 道 :

「 死 鬼! 」

「 是 我! 」 我 低 声 说.并 且 又 捏 了 她 一 下.

「 我 当 是 那 个 男 人! 」

车 轮 吱 的 一 声,倏 然 停 住 了.

车 夫 叫 了 几 声,茶 房 回 应 道 有 房 间.听 说 有 房 间,於 是

我 们 便 跳 下 车,我 同 惠 美 自 私 的 先 跑 进 旅 社.

张 华 山 付 了 车 资,随 着 跑 进 旅 社.

茶 房 向 我 们 打 量 了 一 阵,说 道 :

「 只 有 一 间 房! 」

惠 美 瞄 了 我 一 眼,像 是 询 问 甚 麽,又 瞄 了 张 华 山.这 时

张 华 山,一 对 朗 目 向 着 我 看 来,两 人 的 目 光 一 接 触,我 的

心 便 砰 然 一 跳.他 是 一 个 英 俊,潇 洒 的 男 人,年 纪 不 到 二

十 五 岁,身 体 魁 捂,嘴 角 永 远 挂 着 一 片 男 性 美 的 微 笑.

这 种 男 人 实 在 少 见.当 然,人 都 是 好 美 的.

「 惠 美 小 妹 妹 好 些 了 没 有? 」

「 她 只 是 怕 冷! 」

「 茶 房,」 他 叫 茶 房 到 面 前 来,「 把 今 天 报 纸 拿 来,多

两 只 蜡 烛.两 位 小 姐 累 了,要 先 休 息.」

茶 房 应 了 一 声,转 眼 拿 了 两 份 报 纸,四 五 支 蜡 烛,便 领

着 我 们 大 家,到 最 後 面 一 间 房 间.

惠 美 一 直 很 恐 惧 的 依 在 我 身 边,其 实 我 何 尝 不 也 畏 惧 吗

? 每 个 女 人,头 一 次 遇 到 一 个 男 子,尤 其 在 没 有 情 感 的 时

候,都 会 如 此 的.

尽 管 惠 美 嘟 着 嘴,我 们 三 个 毕 竟 被 茶 房,反 手 关 在 一 个

房 间 里.

上一篇:老婆被幹記

下一篇:女大学生夜归的不幸